河蟹到底吃什么

前几天天津爆炸后,我所在的某微信群里有几位记者一直在紧张地报道。一篇文章被封了,另一篇文章补上来。我国三十万网络精神文明建设大军,敏感时刻自然恪尽职守。老记和网警都在考虑的重要战略问题是,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什么该删什么不该删?哈佛大学政治学教授Gary King(加里· 金)等人的研究表明,非官方的集体表达是河蟹重灾区。借用金教授的一句话,“the Chinese people are individually free but collectively in chains”。

金教授团队的数据来自2011年上半年内1300余家网站的367万篇博客文章。这些文章对应的现实事件分五类:集体行动、对审查的批评、色情、时政和新闻。对这些文章的时间序列分析显示,涉及集体行动的文章,被审查力度最大。

“集体行动”指的是引发集体行动的可能性,尤其是由非官方的个人引发的集体表达。显然,这些表达可以是政治上反动的,譬如内蒙古人民上街散步,或者某艾姓艺术家被抓等事件激起的讨论。但这类表达也可以是又红又专的,譬如为拆迁政府洗地、或者痛骂下马贪官的文章。甚至这类表达还可能和政治一点关系都没有,却仍然被秋风扫落叶般咔嚓掉,比如说日本核电站泄漏后浙江流传的“抢碘盐,保平安”的谣言。因此,有理论认为被审查最多的是异议言论,其实不然。最危险的是走“群众路线”的言论。

如此看来,天津仓库爆炸事件在新闻审查方面的红灯高高亮起。环保运动作为二十世纪集体行动的当红炸子鸡,在中华大陆上也很是吃香。各地的PX项目招致民情激愤,柴静的《穹顶之下》被匆匆下架,都说明环境污染问题实在容易触动我们的神经。此次危险化学品爆炸导致灾难性后果,简直是撞到了“多行不义必自毙”的枪口上,势必引来一片骂声。而根据金教授的理论,对和谐社会而言,群众齐心协力地骂人,是很危险的。

因此不难理解为何朋友圈里这几天出现很多短命文章。我读过的里边,有些关注消防员牺牲情况,指出消防员职业制度设计的不足;有些质疑出事仓库的危化品存储资格,指责相关部门间的职能分配和落实;有些则关注出事公司是否“上面有人”,攻击官僚系统腐败。这些文章政治性有强有弱,质量有好有坏,但在危急时刻,都易变成民意顺理成章的出口。

当然,除了网警和五毛们孜孜不倦的人工审查外,还有媒体和博主们的自我审查。因为摸不准底线,或者讨论的风险太大,那干脆就不说了。对比这次事件的中英文报道,至少可以发现一个自我审查的例子。纽约时报称周六上午,有消防员亲属冲入事件新闻发布会,要求官方给个交待:他们的家人不在失联和牺牲名单上。但中文媒体里,除去“澎湃新闻”周六晚对几十名“合同制消防员”失联小心翼翼的文章可能与此有关外,关于发布会现场的风波,似乎并无人报道。显然,这样的“聚众闹事”是踩了新闻雷区,老记们看来对此把握精准。

Share this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