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周过去,姚遥慢慢了解了卢克的风格。他邮件回复很快,有时半夜一两点还能秒回。这天晚上他回,我们明天午饭讨论下这个问题如何。约在教工餐厅,KK梁十三层,姚遥到的时候惊了一下,不知道大学也搞分层,教工和学生就餐待遇差这么大。

她一到看到卢克坐在窗边,对面是个她不认识的老师,两人正聊天。看姚遥来,那老师和卢克… Read more...

薄扶林爱情故事

卢克五十多了,去年从英国来香港,教算法。他年轻时在欧洲得了博士,大部分时间在美国教书,不知为何突然去了英国。姚遥在系里网站上的实验室一个个看过去,卢克的美国经历吸引了她,搞的方向最近也很热门,她缺这么封推荐信。姚遥提前一周开始做功课,读了卢克的好几篇论文。七月的一个夏天,她给卢克发了封邮件。卢克第二天就回信约她见面。

卢克的办公室在黄克兢四楼。姚遥在电梯… Read more...

薄扶林爱情故事

So, after a hedonistic Saturday comes a productive Sunday.

Why?

  1. I installed 3 block extensions on Chrom and Firefox respectively, and blocked the four distracting websites I mentioned yesterday multiple times. I also add their host to my
Read more...

Productivity

There’s a pending deadline on May 10th and I noticed that I had not been able to maintain the same pace on my other work when I put efforts in writing 500 words daily. So updates to the fiction will be suspended till after May 10th, 2019.

Meanwhile,… Read more...

Productivity

吴主编转过头来,看是桑扈,眯眼笑了。吴主编看起来三十多岁,戴金丝眼镜,皮肤白嫩,五官清秀。他穿件亚麻色外套,白衬衣,深蓝色裤子,很温和的样子。李善觉得很亲切,吴主编和他认识的“社会主义者”们不太一样。桑扈迎上去,对李善说,“这是《东南传媒》的吴主编,之前在南方系写时评很出名,是我实习时候的老板。” 又指了指李善,说,“这是我和你说起过的港大师兄李善,在社会学系。” 吴主编微笑着伸出手来… Read more...

薄扶林爱情故事

所以姚遥就对李善说:“谢谢邀请,不过我这周末事情比较多,再说吧。”

李善一下就蔫儿了,又说:“很有意思的展览呐,讲 ‘反右’ 运动的,在理工大学。”

姚遥说,“谢谢你告诉我。我就不去了,要不你去问问桑扈?她对这些话题也很感兴趣。”

李善没法儿,就走开了。姚遥说的没错。桑扈比他们小一届,念哲学系,出了名的激进派,长得高大,背个大包,说话嗓门也高,干什么都风风火火的。桑扈因为有次在民主墙里看见简体字骂 “香港人是狗”的大字报,气不过,在下面详细贴了份关于什么是言论自由的署名论文做回应,在内地… Read more...

薄扶林爱情故事

姚遥慢慢发现她好像去哪儿都能看到李善。譬如今晚她去黄克兢机房,一进门就发现李善低着头敲键盘。他本来不是计算机系的学生,这学期却和计算机系几个男生混熟了,几个人雄踞教室后两排的座位,成了他们的据点。每周去明华上课,下课时也总是碰上他来上课。要说这些都是凑巧,那郭晏晏最近突然和王采薇熟悉起来,连带着许奋飞和李善,四个人常常约她去吃饭,就太像是人际关系上的战略了。

姚遥找了个角落的座位坐下。刚把东西收… Read more...

薄扶林爱情故事

“Life’s simple. You make choices and you don’t look back.”

大学四年,姚遥社交网站签名档上一直是这句话。从小到大,她回回考试第一名,读书这件事情看起来对她顺风顺水。

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并不总是这样。小学三年级她爸从湖南省委调到深圳,她也跟着转学。新学校是外国语,她很快发现新同学谈吐打扮都跟之前的同学不一样,… Read more...

薄扶林爱情故事

接(6)
中年女人叫凯瑟琳,是个金发碧眼的标准白人女郎。美人迟暮,小腹和下巴都有点下垂,从体态到神态都像是在大企业里干颓了的那类员工。但她开口却卖了个关子 ——

“我出生成长在英国,最初来香港只是偶然的职业需要。我还记得第一天到香港,我拖着行李,牵着女儿打车。我… Read more...

薄扶林爱情故事

(十)

开学过去几周,姚遥回宿舍的时间越来越晚,李善在黄克兢楼下等她的时间也就越来越长。港岛天气转冷,短袖已经穿不住。他坐在花坛上,感到青石板透出的凉意。抬头看,今天晴朗无云,但天空也并不黑。港岛有一千栋楼,一万盏灯,还有一片海。这些灯光照得天空呈现暗红色。小时候他去农村,印象里夜晚天空的质地比这里更为厚实。他抬头看到黄可兢大楼顶上吊着片奇形怪状的蓝色飞机模型,看得出神。

李善认识姚遥几周后,… Read more...

薄扶林爱情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