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我有个朋友,特别喜欢言情剧里的某个桥段,我俩常玩角色扮演。一般是我先心如刀绞地开口:“XX你听我解释……”她就捂起耳朵狂甩头:“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有时她喊得节奏过于分明,听上去像四四拍的rap,我俩便笑成一团。

我一直以为玩这种羞耻的游戏,需要比较牢固的友情作为支撑,才不至于对双方的智商和人生的意义产生怀疑。但前段时间的美帝同性婚姻事件让我纠正了这一看法。当我看到… Read more...

红色吐槽

我一直固执地认为,如果我们这一代中国还会有什么新闻,女性平权算是一件,同志平权算是一件,而另外一些人努力争取的说不得,算是一件。

我也一直固执地认为,如果我们这一代青年人还会有什么胜利,五位英雄四月的归来算是一件,海岛上水泥的舞台算是一件,而美国最高法院终于裁定同性婚姻全国合法,算是一件。

而我有幸,早早见识到这些别人家的胜利,并因此 ——毫不夸张地——重新确定了自己的人生轨迹。看到Benny Tai在台上痛哭失声的瞬间,看到马路上肃… Read more...

红色吐槽

中午到办公室,两个同事正在讨论人贩子是否该一律判处死刑的问题。

“卖伢这种事情,捉到一个就杀一个,看哪个还敢。”戈师傅把烟从左手换到右手。

“把人贩子都杀光,一年以后就不敢了。居然有人反对。等他们的小孩被拐了就晓得了。”熊主任有个上幼儿园的儿子,常就英语教学问题饶有兴致地和我搭腔。于是我端茶倒水时常有僭越之感,时刻准备换上老鸨式微笑点头哈腰。

“这哪里是专家,都是些’砖家’。”此时戈师傅已大度地抛… Read more...

红色吐槽

On my very first day of college, my roommate, who was a Hong Kong local, asked me her all-time favorite question for mainlanders:”Have you heard of liusi (six-four)?” To her delight, I haven’t. The word – a number alluding to the date of… Read more...

All about sociology

常常地,一句话就可评判天才,譬如说:“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

然而评判流氓则要听多些。也许是酒过三番,面红耳赤你听见不堪;也许他是满腹经伦,你要守株待兔;也许他竟要装作放浪不羁,你得陪笑许久,守着他终于吐出自己的见识。小流氓背书,中流氓卖傻,大流氓又背书又卖傻。

号称诗人的芒克是一个流氓,这大概是”众所周知“的。我起先只听说他评论顾城,事后… Read more...

Random_old

住进大学宿舍的第一天,我美丽的香港室友便问我:“你听说过六四吗?”之后的两年半内,这城市一次又一次地提醒我勿忘国殇。港大校园内骄傲地立着的纪念雕像,六月维园的烛光晚会,民主墙上屹立不倒的大字报,还有香港同学们闪烁着怀疑委屈的眼睛。
而在来香港前,我确实没有听说过六四。当所有人都沉默,我又能去哪里听说呢?然而她既问了,… Read more...

社会学与其他

我真切地意识到这句话的威力,还得从杭州那个星光灿烂的夜晚说起。那晚我和半生不熟的友人坐在马路牙子上清谈,关于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在象牙塔里的迷失。几轮交锋过后,我发现这句话让我所有的论证固若金汤。友人沉默良久,然后请我喝了一杯布丁奶茶。我想她大概已爱上思维敏捷的我–又或者她只是想让我闭嘴罢了。

这句话是“资本主义是万恶之源”。那天我使用的版本是,据钱教授批评,当代大学生失… Read more...

社会学与其他

Occasionally I find myself amid stormy and difficult relationships with my sociological readings. During those dark times, I would struggle between carefully crafted lines, flip back and forth with a speed of 10 pages per hour, and return… Read more...

All about sociology Random

I bet you are familiar with that overwhelming feeling of facing a 10 page essay assignment. This always get me freaked out. As usual, to avoid the pain of actually writing it, I instead turn away to study “how to write” it. Typical… Read more...

All about sociology Random

“你蒙上物是人非的眼睛,说那是没有离别的风景…”

大勇兴奋地告诉我机房里来了一个“还不错”的妹子,说起来已经是两个月以前的事情了。那时他已厌倦了每天和我坐在几十台电脑后面跑程序、写报告的日子,浑身散发着行尸走肉的气息。初夏的薄扶林有种莫名的浪漫,大勇的眼睛亮亮的。

我们于是鬼鬼祟祟地溜到机房门口。大勇犹豫着频繁进出是否显得刻意,却在我刷卡的瞬… Read more...

Random_o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