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性研究,never again

下午见到了久违的导师。讨论如下:

  1. 写学术性的东西要职业化一点。不能情绪化,也不能太自恋了。
  2. 我的 nature 可能就是定量的,所以还是写定量的吧。

关于定性思维,我虽然嘴上不承认,心里其实是鄙视的。而且性格倔强,对知识太过相信,所以怎么也没法改变。例如定性文章,我总觉得人家的概念 slippery,比较随性。看看别人写还好,到了自己这里,没有办法做那样的事情。在 code data 的时候,觉得手足无措,不知道怎么办。因为内心觉得不是真的、严谨的知识,说服不了自己,也不愿意放下执念。

所以决定硕士论文改作定量的研究。中途变换题目,希望能顺利搞完。终于可以回归统计,和我习惯的 formal thinking 了。吕大乐教授曾说,don’t do mathematical sociology。但我确实更相信数学化、简约化、逻辑化的解释。做起来会舒服一点吧。

花了一年时间,兜兜转转这么久,最后还是勇气可嘉,重在参与。吸取的教训,一个是我的天性喜欢严谨科学系统性的思维。再一个就是,再也不要尝试定性研究了。

也不敢再随便批评人家了,因为对我而讲,做起来真的是很难的,要是简单我早就做完了。不知道怎么串成一个故事,也不喜欢你们串的故事。虽然还是不相信,但是之后也要充满尊敬,毕竟我在这里栽了这么大的跟头。

Share this post

2 thoughts on “定性研究,never again

  1. Tianzhu Nie

    欢迎回到定量小家庭!(虽然也知道你很快又暂时离开了)。BTW, 吕大乐老师的意思可能是不要没有社会学的实质内容吧。而好的mathematical sociology虽然一般没有数据,但assumptions啊implications啊还是充盈着社会学思想的。

    Reply
    1. Yuqli Post author

      离开也要有地方可去啊…我后来又想了想,你上次说的很对,我确实是眼高手低。这也挺正常,年轻人很容易犯这毛病。
      不过更要命的毛病是急功近利,这就糟糕了。在不同领域里换来换去,兴趣之外的心理,可能就是想找个“速成”的领域吧?

      所以要讲真正的研究兴趣,我还是对社会现象比较感兴趣的。只是在研究方法上,很难把定性想象成科学。这不符合我之前的思维方式。对我来讲,他们更像是艺术。我昨天和经济系的同学聊天,发现已经不太能接受model based thinking。在方法论上,终于把自己搞得没有立场了!

      后来想想做事情还是有始有终比较好。我对那个定量研究题目其实没啥兴趣。调整好心理的话,也许还是能勉强把原来的题目做完?我先返回田野数据里面去找结果再说…
      谢谢你对数学社会学的点评,很有道理。是我偏颇了。

      Repl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