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懂了

这篇博文,是个高兴的记录。我似乎好像仿佛终于搞清楚了我想研究的东西,和那个关键的原因。虽然理论层次上,还没有检查那个大牛已经发现我要研究的东西。但是经验层次上的脉络终于清楚了。

First thing first,我想研究的问题,是为什么有的人支持占中而有的人不支持占中。注意,我的问题完全是在理解层面上的,不是行为。我不是问,为什么有的人参加占中有的人不参加。只是关于理解,是关于人们脑子里的想法。

现在我的答案是,不支持占中的人,通常(几乎全部)是因为不相信占中会有用。支持占中的人,通常是觉得占中会有用。

继续下去,觉得占中有用的人,通常都见证过成功的社会运动,而且不相信警察会对人民使用暴力。觉得占中没用的人,通常都没有见证过成功的社会运动,而且相信警察可能会对人人民使用暴力。

脉络是这样,归纳起来就是,对政治运动的看法和日常经历有关(废话)。具体如何相关?除了这条脉络,还有很多丰富的叙述性细节来补充。一个令人信服的故事。

“具体如何相关”,如果回答是“党员身份”,“收入地位” 等抽象变量,那么只能得出一个静态的结论。我在*无数*地方读到,定性研究讲求“机制”, mechanism/process,现在终于懂了。在我的研究里,这个机制就是“过往经历”。它和定量变量不同的地方是:定量变量是个盒子,里面装着每个人的小物品。机制却是个传送带,把每一个人(解释点),从解释起点运送到解释终点。Variable is the substance, a concrete thing; but process is the form, is an abstract relation.

再抽象一点,机制具有时间性,自带关系性。(此处思路没通畅,暂不延伸。)

初入田野时只有一个模糊的问题,连问什么都不知道,常常被人质疑,你这做的什么东西?田老师却坚信,做定性你得从田野入手而不是从理论入手,不然岂不是会自证么?我当时还半信半疑,瞧不起田野,导致数据整理过了很久,也没有参考她的建议去问一问 local 学生。年初的时候问得还很浅,因为没有及时整理已有思路,而且访谈的全是大陆生。等到六月访谈第一个local之后,真的是豁然开朗。连忙快手打transcript,柳暗花明。Grounded theory 诚不我欺也。

好了,这流程终于走过了,想想确实不容易。过去一年,刚进去时信心满满,自视甚高。结果后来80% 的时间都不知道自己在干嘛,居然问了出来,我自己都不相信。

年初的时候,在讨论班上展示自己当时的研究,做了个表格。Thomas Wong 不相信,说 no no no, not this fast。现在再去跟他争,也许能说服了吧?

Share this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