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扶林爱情故事(十八)

几周过去,姚遥慢慢了解了卢克的风格。他邮件回复很快,有时半夜一两点还能秒回。这天晚上他回,我们明天午饭讨论下这个问题如何。约在教工餐厅,KK梁十三层,姚遥到的时候惊了一下,不知道大学也搞分层,教工和学生就餐待遇差这么大。

她一到看到卢克坐在窗边,对面是个她不认识的老师,两人正聊天。看姚遥来,那老师和卢克道了别,从上到下打量了姚遥两眼,笑了笑就离开了。卢克带姚遥点了餐,和她说这里是会员制,又和服务员说记在我的名字上就行。问姚遥是否喝酒,姚遥说不,他就自己叫了杯红酒。

两人坐在窗边,姚遥说,实验结果不太顺利,我准备看下新文献,再做新的实验。

卢克捻住杯子晃着,眼睛看着红酒起伏不平,没说话。姚遥看他抿了口酒,说,“nice!” 不知道是指酒还是指姚遥的学习计划。

他抬头看着姚遥眼睛,说,不要紧,还有时间。我们来谈点轻松的话题吧。你老家是什么地方的?

姚遥说,福建,是个海边省份。离这里不是非常远。

我没有去过福建,不过知道厦门大学,非常好的学校。你这么优秀,父母一定非常骄傲吧?他们都做什么工作?

我父亲是工程师,母亲是老师。

上次回家什么时候?

暑假刚开始,五月份时候。

噢。你是独生吗?

是的。

常回去看看,父母一定很想念你。我女儿去外地读书,我就很担心。

您女儿多大了?

我有两个女儿,大的19岁,在读大学,学政治学。小的三岁。我夫人带她。不过我们在离婚的过程中,她可能会跟我夫人,也可能跟我。

噢!很抱歉听到这些。

没关系。我和夫人不合适,婚姻让双方都很痛苦。她管我管得太严!

Share this post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