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扶林爱情故事(十六)

吴主编转过头来,看是桑扈,眯眼笑了。吴主编看起来三十多岁,戴金丝眼镜,皮肤白嫩,五官清秀。他穿件亚麻色外套,白衬衣,深蓝色裤子,很温和的样子。李善觉得很亲切,吴主编和他认识的“社会主义者”们不太一样。桑扈迎上去,对李善说,“这是《东南传媒》的吴主编,之前在南方系写时评很出名,是我实习时候的老板。” 又指了指李善,说,“这是我和你说起过的港大师兄李善,在社会学系。” 吴主编微笑着伸出手来,说,“高材生啊!听桑扈提起过你好几次了。” 李善忙推辞,说:“哪里哪里,我常看《东南传媒》,之前也很喜欢南方系的文章。”

桑扈接过话题,“吴主编也是内地人,之前还去咱们学校做过讲座,新闻系系主任卢教授亲自接待的。他最近在写本关于一国两制的书。” 顿了顿,诡笑着说,“老吴,我这么帮你站台,您作为前辈晚上是不是要请我们去吃个鸡煲啊?我这师兄一表人材,又对传媒业一腔热血,您指导过我了,也指导指导他。”

吴主编乐了:“指导不敢当。桑扈都这么说了,今天晚上如果你们没安排的话,我们去喝一杯?我做东。”

李善马上推辞,心想这桑扈也太没大没小了。记者赚钱不易,哪能还要吴主编请客呢。何况第一次见面就让人家请客,实在是不合适。

吴主编又笑了,说,“李善不用客气,桑扈和我们很熟,常常一起吃饭。也就是街市随便喝点酒,你能吃多少,没事的话就一起来吧。我还有几个朋友,先过去了。” 桑扈在旁边嬉皮笑脸,道,“谢谢吴主编!” 他就去了。

李善好奇,问桑扈:“你咋这么和你老板说话?”

桑扈说,“咋了,老吴和我很熟的。我实习的时候跟他说我之后想做媒体,他就经常带着我去蹭饭局。他在香港认识很多人,有些还是当年八九的学生领袖,结果逃到香港来就一直没回内地。你别以为多高大上,他们这帮人很江湖的,喝多了就侃大山瞎吹牛。你别往那方面想,他们也没啥别的意思,就是想在小姑娘面前找找存在感。老吴这人还是很有意思的,你晚上没事就一起去呗,认识下。”

李善没说话,和桑扈一起走到前排去看记录片。

(桑扈喜欢李善。昨天晚上给李善想了个结局。这个人热血、善良,充满理想,但是优柔寡断。了解社运群体后渐渐幻灭,被姚遥拒绝后心碎欲裂,正好碰上占中,决定干脆到前线被警察抓住算了。)

Share this post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