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扶林爱情故事(十五)

所以姚遥就对李善说:“谢谢邀请,不过我这周末事情比较多,再说吧。”

李善一下就蔫儿了,又说:“很有意思的展览呐,讲 ‘反右’ 运动的,在理工大学。”

姚遥说,“谢谢你告诉我。我就不去了,要不你去问问桑扈?她对这些话题也很感兴趣。”

李善没法儿,就走开了。姚遥说的没错。桑扈比他们小一届,念哲学系,出了名的激进派,长得高大,背个大包,说话嗓门也高,干什么都风风火火的。桑扈因为有次在民主墙里看见简体字骂 “香港人是狗”的大字报,气不过,在下面详细贴了份关于什么是言论自由的署名论文做回应,在内地生圈子里出了名。又听说她夏天去了个香港媒体实习,从此大家饭局上见她就更少了。还听说她中学时就在南方派报纸上发表文章,对国内公知圈的发展如数家珍。这个“反右”运动的展览,她的确会感兴趣。

李善想着,又觉得自己去问姚遥这事做得不妥。他从来没听姚遥谈时事,叫她同去纯属出自私心,想和她多接触。这个展览讲五几年的夹边沟饥荒。他从美国回来后,慢慢在社交网站上关注了许多因为各种原因无法回大陆的媒体人,于是看到了这个展览的消息。这样严肃的话题,不应该把他私人情感掺合进来。姚遥说得对,他应该去问桑扈。

他常常在智华馆看到桑扈,不过她不像姚遥可以在图书馆枯坐一整天。每次看到她要么在出去的路上,要么在休息区跟朋友聊天。有时看到她坐在那里,半小时后她就不在了,再过半小时她又出现在原来的地方。他决定去寻她一寻。

桑扈果然在智华馆,在键盘上飞快地敲打。他走过去,刚打了个招呼桑扈就和他说,“等等哈,等我马上把这篇文章写完发出去,就快写完了!”

他只好坐在一旁也开始看书。不过桑扈动作很快,噼里啪啦写了十分钟之后,表情轻松下来。转头问他,“李善你找我什么事?”

她声音大,李善看到旁边那桌的人看了他俩一眼。他便小声问桑扈,“你想不想周末去看这个展览?讲夹边沟的。姚遥和我说你可能会感兴趣。” 说着把他电脑上打开的网页指给她看。桑扈一听就说,“是岭南大学方志文教授办的那个吗?我知道,你要去的话咱俩一起呗。”

于是俩人约好周六下午一点在大学旁边的车站见,坐公车过海。李善到的时候发现桑扈已经在那儿了,今天天气热, 她穿了条黑色连衣裙。她看他过来,笑了笑,就自顾自说起来了:“我认识几个朋友今天也会去。你看过《夹边沟记事》吗?我印象特别深,一开始写了个右派不肯吃老鼠,被饿死了,死了尸体还被人割肉去吃。后来他老婆找来了,非要把他骨灰带回去。太可怜了。”

李善不知道怎么接话,听见桑扈又说,“这些事是得有人好好记下来。”

到了理工大学,那里已经围了一圈人。几块展板摆开,前边有个屏幕在放纪录片。桑扈看到她的朋友,招呼李善走了过去。“吴主编!”

Share this post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