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扶林爱情故事(十四)

姚遥慢慢发现她好像去哪儿都能看到李善。譬如今晚她去黄克兢机房,一进门就发现李善低着头敲键盘。他本来不是计算机系的学生,这学期却和计算机系几个男生混熟了,几个人雄踞教室后两排的座位,成了他们的据点。每周去明华上课,下课时也总是碰上他来上课。要说这些都是凑巧,那郭晏晏最近突然和王采薇熟悉起来,连带着许奋飞和李善,四个人常常约她去吃饭,就太像是人际关系上的战略了。

姚遥找了个角落的座位坐下。刚把东西收拾好,李善就过来跟她打了个招呼,又问,“周末忙不忙?要不要去中环看展览?”

姚遥发现李善表情特别热烈。他浓眉大眼的,头发乱糟糟,鼻子上渗出密密的汗,看她还没回答,本来抱在胸前的手慌得藏到背后,完全是个大男孩的样子。姚遥觉得很逗,脸上还是白纸一张。她当然知道李善对她有好感,但她看他时从来只觉得是朋友。

她知道李善人不错,但她觉得自己不懂他。对他的想法和做事方式,很多她都不赞同,坦白说,有时她甚至觉得他幼稚。就说那天大家一起吃饭吧,王采薇说起来最近学生会搞罢课,“可是他们本来也没去上课啊!” 大家都笑起来,这所学校里内地学生常嘲笑香港学生学业方面不够投入。李善却没笑,犹豫了一会儿,嗫嚅着说,“其实我觉得他们提出的诉求还是有道理的,我也觉得需要普选。” 结果弄得王采薇很尴尬,还是郭晏晏打个哈哈把话题岔过去了。

碰上这种话题姚遥一般不说话,她对学生会干什么从来没有兴趣。当时因为不能去协和学医,她才郁郁来的香港,看中这里平台高,离家也近。她打定主意苦学三年之后去美国,对读书之外的事情也不甚关注。姚遥的优点是专注,这可能也成了她的缺点:冷漠。因此她不知道李善为什么非要给王采薇难堪,尤其对方还是他室友的女朋友。退一步说,就算香港的确需要普选,那又和他们有什么关系呢?这几年香港人和内地人矛盾频频,最近校园里居然挂起了条幅,让她不得清净。当然这些话她不会当面说,事实上绝大部分时候她根本不会想到这些话题。只是在譬如李善和王采薇发生争执,让她不得不思考这个问题的瞬间,她会觉得自己真的不理解。

(又是脑袋空空憋了很久,直到想到可以写两人谈话细节才好些。)

Share this post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