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扶林爱情故事(八)

废一番波折才找到,“社会主义者联盟” 也就多了份神秘色彩。房间原来是个教室,有个讲台,有个大屏幕,屏幕前摆了一溜桌子,几个看起来像是组织者的人坐在那里。台下已经坐了十几个人,凳子围成个大圈。有位年轻的亚裔女生坐在台上一角,笔记本电脑放在面前,大概是书记员。她看到无羊来,便示意他坐到角落的空位上。书记员旁边是位老年女士,留着齐肩的白头发,脸上皱纹纵横交错,穿件深蓝色塑料壳背心套毛衣,拿着话筒。

老年女士开始说话了,客套一番之后,她开始发表关于现任州长的议论。小镇虽小,也是这个州的首府。无羊初来乍到,只知道这个州向来是自由派,但最近选了个保守派的州长,开始削减大学经费,抑制工会活动(注1),医保门槛也提高了,引起自由派人士愤怒。老人说了一大串,他听得云里雾里,只看到周围的听众各个眉头紧锁,频频点头,不时发出表示赞同的啧啧声。

他觉得无聊了,就开始观察听众的仪态,揣测他们的来头。大家都穿着朴素,牛仔裤旅游鞋。有个穿着黑色 T-shirt 的高个哥们儿,亚麻色头发,整个人看起来不太干净。又有个长头发长胡子的粗壮男子,形象颇像哈利波特里的海格,很符合无羊对无产阶级革命家的想象。也有位穿衬衫卡其裤皮鞋的中年男子,灰眼睛,红鼻头,金色头发梳得很整齐。他又看到个穿棉衬衫的青年女子,褐色长发梳成根麻花辫挂在脑后,没化妆,但也有种朴素的美,他忍不住多看两眼。令他惊讶的是,大部分听众都是白人,有几位黑人兄弟,而拉丁裔和亚裔似乎都没有。

这时台上的老奶奶终于说了些无羊能听懂的词,好像是 “next week”,无言一激灵,发现她已经讲到行动纲领了。他发现自己还没搞清楚具体什么行动,赶快收回心思多听几句。原来他们是打算在下周四州政府开听证会(注2)时去进行非暴力抗议,会有几个人同时站起来朗诵抗议词,另几个人站起来手举标语。老奶奶已经预料到会有警察来干扰,教导大家一定不要暴力抗争,要服从指挥离场。同时也警告被逮捕的可能,以及逮捕之后可能会蹲牢,但是又提到下次研讨会上会有律师来告知具体后果。无羊意识到自己有签证问题,暗自紧张。

注1:这段写得吃力,因为需要些干货,而我对历史背景并不熟悉。2015年 Wisconsin 的确是有个不讨人喜欢的州长,见 https://en.wikipedia.org/wiki/Scott_Walker_(politician)

注2: 这里应该可以查出来具体什么听证会,当时应该是三四月份?

注3: 这段经历来自当时做的“田野”,但也忘得差不多,又没有记笔记,不记得到底参加了几场。这个场景远未完成,只是搭了个框架,还需要写众人反应,以及见律师的场景,以及第二次集会,以及一个集会完之后喝酒的场景,还有提及的某人的生日 party,这是个定期聚会的组织,在香港也有分部,还有在香港参加的某次集会。推进速度这么慢是不行的,之后需要删很多,但是当前需要把能写的都写出来。以及对塑造这个人物性格的作用?参照香港某学生领袖,无羊应该是个闲的发慌又理想化的富二代。

Share this post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