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扶林爱情故事(七)

无羊紧张得很!艳阳高照,国泰民安,他六尺男儿走在商业区却一步一回头担心周围有熟人。没人知道他今晚七点跟反动派有个约会。

而且还是真正的国际反动派。无羊第一次跟这个组织打照面时,他们只是美国中西部小镇电线杆上一张灰蒙蒙纸片。贴在“招租!main street single bedroom 9174987723 电联 Natalie” 和 “Do you dream of being a singer? private piano / vocal tutor 助你圆梦” 的小广告上面,把人家剪成一条条供人摘取的电话号码也遮住了。小镇是个大学城,路边贴的牛皮癣基本都是贩卖给学生的吃喝玩乐,好不容易有个注重精神建设的,无羊精神一振:大黑字赫然写着,“社会主义联盟”,插图红色底画着白色的斧头镰刀,背景还有个粗壮的工人剪影。

他一乐,二十一世纪都过了十年了,怎么民主国家还有人信这个玩意儿?我们根正苗红的社会主义接班人可还不信呢。再一看原来是个讨论会,时间是周五下午,地点是大学活动中心201号房。无羊那时大三,在美国大学“交流”,正是孤独得很。一看这个组织来头挺大,而且活动地点看起来也正规,不是在什么犄角旮旯里。他呆在香港,对各种社会运动组织耳濡目染,也一直好奇想去看看。但内地生圈子里有传言,说中联办在学生里安插了眼线,“说是定期会请他们去喝茶交流呢,还有个不老实的学生名单,上了名单以后就回不去大陆了”,大家神神秘秘地说。无羊也就打消了念头。现在异国他乡,没人认识他是谁,何不去看看。

打定主意,周五他就打扮齐整,来到会场。没想到周五下午活动中心还挺热闹,楼上哪个房间在办舞会,大喇叭里 Taylor Swift 的歌飘扬出来,走廊和楼梯里塞满了穿着露大半个肩膀的吊带裙,交头接耳的青春女郎。无羊费了一番力气才从这番香艳里脱身,但沿着走廊走到尽头也没找着201号。他郁闷,只好又满头大汗地往回走,结果走到楼梯口时被一位衣着朴素的女士拦住:“ Are you here for the discussion?”。无羊点头,她便指指她身后,原来那儿还有一扇门!无羊刚上楼梯时被嘈杂的人群吸引了注意力,这门不起眼,不仔细根本找不着。他谢过那位女士,便进门去,发现又是个长廊,201 在他手边第一间。

(写500字还是挺快,可以作为一个 session,规定半小时。想起来就可以很轻松地完成。每周 quota 10个 session,自由分配时间, 算算也只有五小时。当然定计划容易,持续稳定地执行就很难了!)

Share this post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