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扶林爱情故事(三)

毕业后的第一个寒假,姚遥回来找无羊。两人便出了东闸一路走下去。姚遥走在他左边,无羊看看路边有车开过,就放缓了几步,又走到姚遥旁边,把她护在马路里面。姚遥意识到的时候,两人便都有些尴尬。但也不说话,接着走。无羊感到傍晚的风吹来不再凉了,带上她手臂的温度。两人毕业了,每周末联系,但也慢慢就各自有事,下次。下次见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对姚遥回来找他这件事,无羊也有些惊讶。

“你想吃什么?” 无羊说。

“都行,看看吧。”

姚遥喜欢吃什么?无羊无数次思考过这个问题。之前大伙儿一起吃饭,他常观察她点的菜。一般是最简单的两菜一汤,有时是烧味。姚遥口味很轻,不会点满碗飘着红辣椒的川菜。有次无羊把她叫去麦当劳,全是卡路里的菜单上姚遥也能拣出最健康的几样:汉堡、橙汁、沙拉。姚遥是那种保持身材也会立下目标的人。高街上餐厅一家家看过去,无羊想,她会不会喜欢呢?越想心里就越忐忑。最后还是姚遥做主,两人走进家泰国菜餐厅,叫了饭菜。

无羊表白被拒后,两人之间的关系反而更坦诚了。无羊从前小心翼翼不敢说的,不能说的,现在既然摊牌,也可以和姚遥谈起了。无羊自从体会到了这样从胸腔钻到全身的心痛,痛到头顶发麻,手指冰凉,几乎死过去又活过来之后,也没有什么好害怕的了。而姚遥既然接受了无羊的秘密,旁观了他的痛苦,也就成了他的同伴。纵然不是无羊期待的那种,但也算是两人共享的时间和经历,是无羊掏出了心,硬从姚遥那里索取来的一点关注。不管他是否知足,事情必须到此为止。

姚遥也苦恼。她当真不愿意伤害无羊,但她面对他那惊天动地的痛苦也无能为力。两人面对这同一份沉甸甸的痛苦,都红了眼眶。还是姚遥先开口。无羊像个小孩,蹲在他坍塌世界的一角,而她需要把两人从这份无望里拉回现实。“你后悔吗?”

无羊说,“不后悔”。

姚遥说,“你是个峰值”。无羊讲,“你也是我的峰值,我之后没有那个胆子了”。再没有胆子爱一个人到这份上,爱驻扎在心里,成了沙漠里绿色的一片骆驼刺。多年之后,两人再也不说话了,无羊还是会常常想起她,还是年轻,削瘦,蓝色上衣,项链上串个戒指当吊坠,眉毛画得太浓,着急成长的女郎。想着想着,也还像踩在刺上一般痛。或许还要更痛,姚遥所有的样子他都爱,化妆的,不化妆的,生气的,冷淡的,抿紧嘴唇不甘心,仰头大笑到脸红的样子,爱到骨子里,而越爱,越想念,也就越痛。

(比较后面的一个场景,还需要细细雕琢渲染…)

Share this post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