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条文献综述吐槽贴

硕士论文还需要最后修改,陆续在看文献。从上周五开始,先后花了两个白天,两个傍晚,两个清晨,才大概看懂 Philip Converse 1964 年的名著 The Nature of Belief Systems in Mass Publics。引用了许多次,今天才真正搞懂。以为是他写得差,拿去问美国人,道是这文章写得太优美,导致理解困难。

头几次看的时候,没有意识到自己不懂,但是行为表现就是水,上网,玩手机,聊天。总之,身体很诚实地在逃避。大概星期六晚上意识到可能是因为这篇文章很难。星期天开始拆分小节,老老实实地各个击破。昨天推进了一点。今天终于搞明白大概在干嘛了。

读通了这篇开山之作,再看后来的论文,马上感觉串起来,知道前因后果了。文科的东西有文科的难法。2015/2016年就该完成的工作,拖到现在。根本原因还是英文阅读能力不够+耐心不足吧?论文写不出来,再怎么找借口,根本原因是积累不够。积累不够的原因是卡在某个难点上就绕路走,兜兜转转半天,哪个学科都无法精进。

为什么这篇文章难呢?首先是这人英文写得百转千回,一个句子要带三个逗号两个从句,因此语意也重重转折,难以分辨主要意思。这当然也说明作者思维缜密。其次是这篇文章结构不是很清晰。当代的社科论文作者已经学乖了,照顾读者耐心,第一句话就提出研究问题。第二三四句话摆出 alternative hypothesis,第五句话说结论,第六句话吹牛。但这篇文章比较像 essay,看不出这么简单粗暴的结构。第三难点是我对政治知识基本抓瞎,只知道个 liberal / conservative,放在作者的分类里就是社会底端的无知大众。第四难点是词汇量。

当然,积极来想,读完一篇难的文章,思维上的收获应当也不小。这两年没怎么看书,说话都变得越来越没文化,还以为自己了不得。

这篇博文还想说两件事。一个是文科训练大概的确会让人变复杂而纠结。因为研究社会事实,工作就是把本来可以简单化的事情搬出来反复咀嚼分析。人的心理啦,对社会走向和未来预期啦。这大半年我的生活里几乎没有什么社会性事件,可想而知情商增长又停滞了。

第二是这篇论文最后提及,政治精英参与 the history of ideas (思想史?)的制定,而他们的决策反过来影响大众。大学学习马克思的时候,好像也看到过类似的思想 (class consciousness?) ,好像也因此树立了一些理想。

知识的制造是政治,是权力。过去两年的挣扎痛苦,可能也是对于不熟悉的意识形态要掌控我的生活的反抗。不愿离开社会学,也曾给自己洗脑说要超越自己的阶级局限。父辈搬砖,我拒绝搬砖!但我现在快乐许多,选择了认知上更为轻松的生活方式。搬砖有搬砖的幸福之处,人际斗争伤神且不制造价值,人的智力应当放在更有审美或实用价值的地方。

Share this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