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门大饭店今天煎饼果子师傅回家了

(又是一个 draft,放到博客上有点 git add 的意思,比较公开感觉是个 milestone,又不会发到微信太丢脸。writer’s block 可能需要不要脸才能解决,有空会回来扩写这篇文脉不畅的东西……)

津门大饭店,坐落在海边。穿绿衣服的学姐问我,“啥饭店?是不是在那个日本店旁边?” 说着说着面露难色。来港四年,她竟不知津门大饭店,我的心一阵柔软。

我说是,山道麦当劳出去直走;昂首经过右手边百佳宝蓝色招牌;扭头微笑注视街对面日本城人来人往门口一pile大笨象;潇洒转身信踩莲步跨入茶色大门太平洋广场;蹬蹬蹬!三步并作两步直上电梯!刷刷刷!趁热打铁再上一层!

只见眼前豁然开阔,红木白纱屏风,淡墨工笔书画,端的是一片新去处!恰似美猴王发现水帘洞,哥伦布发现新大陆。进门一块朱红牌匾:驰名百年,荆门鱼头泡饼。

这时眼波谄媚的服务员早已迎了上来,客官吃啥?噢不对,小姐几位?一边领着你往里走,伊一边问:吃火锅还是小菜?绕过屏风是十几张桌子错落有致摆在铺红地毯的大厅里,属于猴哥和我的方桌在窗边静静等待!

服务员阿姨涂了淡粉唇膏的嘴唇妩媚一挤,脖子向前一伸,表示欢迎:喝什么茶?

有什么茶?

普洱茉莉菊花香片。

那就香片吧。

说话间另一位阿姨早已殷勤递上菜单两份,酱黄瓜一碟,炒花生一碟。两只白瓷壶,一壶滚水,一壶热茶,滚水浸洗餐具,热茶荡涤灵魂。猴哥和我洗得不亦乐乎。

我有位大学同学是天津人,彼此不熟,聊不到一起去。我觉得她高冷,她觉得我高深。吃饭到十五分钟,她开始找手机,我开始找话题。这么尬了两次,两人很有默契地再也没约过。偶尔去餐厅碰到和其他人约饭,还挺尴尬。虽然无缘,但我信她,因为她身高一米七八。她说津门大饭店不错,那就是不错。我那时第一次听到津门大饭店。老实说,这个饭店位置真是太差了,在街边二楼,窗户上挂个大红招牌,灰溜溜,一般人根本不想进去。为了这家饭店不垮我后来操碎了心。

那时起我就惦记上了津门大饭店,公子哥儿惦记清纯美女那种,把前任麦当劳留在身后,把新欢大饭店藏在心里。

津门大饭店有三宝:烤鸭,包子,煎饼果子。倒不是说多么好吃,主要是香港这个鸟不拉屎又嫌贫爱富的地方,别处要么吃不到,要么吃不起。所谓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为现实所妥协的味觉,煎饼果子已经是要啥自行车了!

烤鸭学名“驰名津门烤填鸭”,有什么好的呢?服务员会问你要不要一鸭两吃,也就是一盆烤肉之外,再送一盆鸭架汤,熬得雪白,上面飘点油脂。冬瓜么青菜么是没有的。鸭肉片得有薄有厚,师傅可能不是故意的。白色大盘分成花瓣形,中间一团甜面酱,周围一摞切好的黄瓜,一摞红萝卜,一摞大葱,像柴火版堆着。肉斜放着堆。油脂色鸭,鸭皮烤得油亮发光。油脂烤得透明。也没好到全聚德那种入口即化,略有点黄脂,有点粘稠。但总的来说,用香港人喜欢的话,不过不失。

关于煎饼果子和包子又有个故事。去年年底一切都惆怅萧索,猴哥却想吃煎饼果子。一大早就跑去津门大饭店。服务员殷勤地招待她坐下,问,吃包子吗?猴哥问有煎饼果子吗?对方说师傅九点才来。猴哥等到九点。九点到了,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猴哥问煎饼果子有了吗?结果还是煎饼果子没有。猴哥活活饿到十点。最后知道,我的妈,煎饼果子师傅回家了!

这种饭店还开什么开?开什么开?

后来终于有次和朋友一同尝了煎饼果子,哎呀我的妈那是吃得我们男默女泪。那次是两位学妹,一位要去美国读书,一位要去北京做调查。约在津门大饭店吃告别饭,叫了煎饼果子给美国学妹尝鲜。千呼万唤始出来后,原来是黄色蛋皮裹白皮饼子,里面塞根炸得香酥的油条。鸡蛋马虎地打在烤饼上,蛋白蛋黄分得不均,咬在嘴里味道也不太一样。盘里撒几条葱花,配上豆酱,饼子吃进嘴里的味道也丰富了些。

津门大饭店还有啥?豆腐粉丝汤。鲜味一般。端上来,一只大碗,总是缺个口。碗里漂浮几片青菜,豆腐沉在碗底,青菜煮的烂熟,白菜根煮成透明色。汤碗一角堆些干虾仁,嚼起来一股鲜味儿。炸肉段儿。以前看某东北写手写她高中食堂,师傅把肉段儿炸得金黄,漏勺捞起来一把,颠一颠把油滤了,肉段颤颤地堆在勺里,用嘴嘬着吃。赶快趁热夹一段吃,松软,热乎,面包屑脆,猪肉又香又甜。这里的炸肉段儿只怕没有那么香酥,但是也足以满足南方人对东北大块吃肉的想象。

津门大饭店名字是蛮 ambitious 的。香港这种地方,客厅跟我家厕所一样大,占了两层楼,就算是大饭店了。内地大饭店怎么着也得有个五六层楼加一队红衣迎宾小女孩吧,这里啥也没有,坐地起价就能自立门户为坐地成佛就能成大饭店了!

饭后我和猴哥站在海边,猴哥说,这都是香港的原因。你看你在香港,只要一想想未来,想想房价,就恨不得马上去赚钱。我想其实没钱也没关系,我们可以携手去吃津门大饭店,然后晚上在山道麦当劳里扑街。市民的幸福其实相当容易,呼朋唤友胡吃海喝,好像也能高高兴兴地活个十年八年。

Share this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