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迷茫的北美理科生小王准备成为码农

(语句不通,其实是 draft 稿,但是逼迫自己今天的 deadline 跪着也要搞定。故事大半虚构小半真实)

每个年代都有理想破灭的故事。这真叫人悲伤。昨天青年从帐篷里撤离,今天青年收起雨伞回到学校。东边青年说,全世界无产阶级团结起来;西边青年说 we are the 99 percent。文艺青年不再更新,事业青年融不到钱,愤怒青年开始修心养性,左派青年说,丘吉尔说二十五岁之后的自由主义者都没脑子。

说不好。有时是理想出了问题,有时是现实出了问题。可能他们都没问题,但是面对构建理想之破灭后的惨淡生活,需要把不如意归结为两条平行认知交流不畅生出的误会种种。

Anyway,我们这个年代身处北美的理工科青年,理想破灭这件事情的发生,通常伴随着如下行为:
– 对亲友和网友疯狂吐槽原专业并深入讨论转 CS 可能性
– 购买各类编程书籍,例如 Learn Python the Hard Way, Head First Java, Problem Solving With C++
– 订阅 LeetCode VIP 账户
– 注册一亩三分地账号,每天视奸老中和小中 offer 并刷面经

我认识这样的一个青年小王。我俩是大学同学,这人蛮逗的。我俩以前常一起自习,吃饭。当时也没觉得这人有啥不一样。结果这人毕业申请学校的时候,说坚决不当码农。“蝇营狗苟的生活,不是我想要的!” 豪气冲天,壮志凌云,一溜烟跑去读了个艺术史硕士,觉得是其人生超越性的光明开端。

要说搞文艺,那也有几种。微博知乎力争上游当大V,微信勤恳更新疯狂洗稿,都还是有发达可能的。然而小王似乎并没有这个头脑和野心。他转去艺术史后不久我就没有了他的消息。听说谈恋爱了。又听说分手了。又听说状态不好,本来就神神叨叨的人变得愈加 drama 了。临到末了,我们都快毕业了,也没听到他交论文的消息。

突然一个周六下午,我接到小王微信,说是要转行,找我探个路。我说好,约了周末面谈。小王灰溜溜地说,我得转行,不知道转什么。我劝他转码农吧,他又说没想好。我问他你想干什么,他说不知道。我问那你为什么要转呢?小王说原专业没有前途,我想挣钱。

老实说,小王这类人我见过太多了。什么转行的化学博士啊,什么比较文学转码农的呀。我还见过一个物理的,看这人话蛮多,喜欢吹牛,蛮自恋的。当时也是怀揣美国梦一心搞学术的,现在处在边缘进退两难。你要说这些人怂吧,也不完全是怂。说他们贪吧,也不完全是贪。那是为什么呢?可能问题是成熟太晚,可能问题是没有踩到时代的浪潮却有颗躁动的心吧。

我接着听小王说。“没办法,这里房子实在是太贵了。我们学校旁边有几片豪宅,最贵的那片叫宝翠园。门口站着穿蓝色制服的保安,拿橘黄色警棍,走下楼梯,人就拿警棍把你往外赶。偶尔进小区的红色的士不知道载着谁,你就得给站在路边,给人家行注目礼,因为这是人家私人路。”

小王有次心情不好,喝多了跟我说,妈的,不就是挣钱吗,老子真想搞,也不会比你丫差,看给你牛的。我想他的生活可能出现一些危机。我想也许哪个富二代给了他刺激。也许他自己没意识到他说这话时,小气,势利,酸,俗,毫不文艺。

布迪厄讲,审美是有阶级性的。有些人的钱来得较为容易,但小王没有那种洒脱。他得在红尘里摸爬滚打二十年,才能有那种养尊处优、举重若轻的风度。我想小王终究没跳出他那个格局,穷过的人,关键时刻,还是一股精致的利己主义。

他后来酒醒了,估计是忘记了,也可能是羞耻,再没提过这茬话。

我也没跟他提这些。要我看,小王这种人,最适合幻想,以及跟幻想搭边儿的行业。刚毕业就创业的。去西藏的。离婚的。生孩子的。总的来说,这类人太贪心。对新鲜、刺激的需求太甚,没有耐心忍受日常的平庸。他们不知道日子也是一天天过出来的。小王呀小王,你今年二十五岁,总得学会两只脚站在地上,踩踏实了。

小王看来是已经学到了这堂人生课。他说,没办法,我妈老了。本科的时候,她一个人来香港,不带电话,从罗湖找到我们学校,又在我们学校找到我。这次她来香港,天下着雨,黑乎乎的,结果她穿凉鞋,一脚踩进臭水沟里。我妈是护士,最怕脏水,回去还得洗呢。

他说我意识到我想当个正经人,就没法儿这么胡乱搞,你明白吗?我在那个状态里,整天神神叨叨的,我待不下去。我不能不搬砖,搬砖使我心情宁静觉得被需要,我是条贱命呐。

他也有点犹豫是否要转码农。“机械而被异化的生活,有什么意义呢?”

我无语。小王啊小王,长安米贵,居大不易呀。你还说什么灵魂!还谈什么意义?你说你要写文章,你写了吗?你说你要为社会做贡献,你做了吗?你瞅瞅你满嘴跑的噼里啪啦绿皮大火车哟。

这天下午,我终于看着小王自作主张地,苍凉地和自己的野心道别。他几乎落下两行泪,觉得人生不过如此,他曾幻想自己是XX,是XX,是XX,现在这些幻想都没有了。他亲手杀死了无限可能。那些腥风血雨,那些运筹帷幄,从今天起都跟他小王没关系了。

其实本来也没什么关系,但是他今天必须打起精神面对事实。从今天起,做一个老实巴交的码农。给每一个科技公司起一个温暖的名字,谷歌是狗家,Facebook 是F家,亚马逊是玄学大厂。他坐在敞亮的教室里,这样决定了。

我劝他注册个 LeetCode 的 VIP,认真上好 Java 课程,打开网站,勤勤恳恳做题,就跟高中一样。他会跟周围人一起讨论,哇 XXX 去了谷歌,好厉害啊!XX 去了微软,又是多么牛逼。哇 XXXX三个月从文科转到码农,真是…

我相信小王能搞定。但等他搞定,成为 professional 了,只怕也不再文艺,不再是我曾经认识的那个可爱的小王了。

饭吃完了。我也没啥好说的。说了,小王会觉得我刻薄。谁年轻时还没个理想呢。崔健的歌词,以前听政治学老师唱的,送给小王。

瞧你丫那德行怎么变成了这样儿了
前几年你穷的时候你还挺有理想的
如今刚过了几天儿你刚挣了几个钱儿
我看你比世界变得快多了要么是漏馅儿了
你挺会开玩笑的你挺会招人喜欢
你过去的理想如今已变成工具了
你说这就是生活你说这才有味道
你干脆说你愿意在失落中保持微笑

Share this post

4 thoughts on “又一个迷茫的北美理科生小王准备成为码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