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生的人人与香港人的脸书

两年前我刚到香港读书的时候,曾在人人和脸书上同时发过一首小诗。结果人人上旁观者众,脸书上却应者寥寥。我有些失落。久而久之,我也就讪讪地不再用脸书了。

现在看来,我不是一个人。据港大社会学系田晓丽教授的研究,在港大陆生对人人网的使用习惯,和香港同学对脸书的使用习惯,的确不太一样。香港人的脸书追求休闲娱乐,主要是各类生活感慨和聚会照片。而大陆生的人人上除了这些社交信息,还有实用信息,例如学术和生活指导、二手物品交换、社团宣传,乃至借充电器、借笔等“万能的人人君”才能做到的事情。

两者的差异,和现实生活中的人际关系网有关。大陆生的圈子一般是个温暖的小团体,理由有三。其一,同在异乡为异客,大家都要处理办签证申宿舍等麻烦事,面临的问题都差不多。其二,都住在学校附近,抬头不见低头见。其三,能考来香港的高考成绩都不错,又能负担高昂学费,因此大家都很看得起彼此。所以大家有事没事都玩在一块儿,彼此的生活圈子重叠率非常高。

相比起来,香港人的圈子则要复杂的多。首先,比起内地学生,大学内的香港学生人数多得多,相熟不易。其次,因租金高昂,香港学生大多走读,有课才来大学,彼此之间交流时间不多。同时,还有高中同学余情未了,又占去一部分和大学同学的玩耍时间。相比起来,内地生的高中同学虽情深意重,却远水解不了近渴。以上几点因素,导致香港人的朋友圈包罗万象,却浅尝辄止。借用HKU Secret的一句港人吐槽,就是“大学里面友谊最假,利益最真”。

这样的不同的生活圈子反映到社交网络上,就会影响内容发布者对内容接受者的期盼,从而影响他们的发布内容。因为朋友圈子是闭合的,大家基本都认识,大陆生发布人人状态的时候心里其实有一组特定观众。例如说要选通识课了,就写点选课指导给同届学生看;要搬家了,看看有没有人要二手家具;没带充电器,就向图书馆里的学霸们求助。知道自己的朋友会看,甚至会点赞会分享,搞不好还能出名,写起干货来就格外有劲儿。(插一句,作为一个中二又话痨的人,这点我感受颇深。)

而香港人的脸书圈子就更杂乱一些。更多时候,当他们贴出一组大眼怪相图的时候,心中的观众群体并不太明晰。类似于如何选社堂这样实用性大于娱乐性的帖子,青梅竹马的高中同学和半生不熟的大学同学可能都不太感兴趣,写在脸书上也没人看。当然,香港人也会在互联网上交流实用信息,譬如如何揾工如何面试之类。但这类帖子主要集中在特定论坛上,比如高登。对于香港学生而言,脸书仅仅是一个娱乐工具。

最后,田教授的这项研究基于对同一间大学四十五名学生的访谈,结论的普适性还有待进一步探讨。给我的启示,正如田教授对某师兄的教诲:“互联网再开放平面,也是沟壑纵横阶层遍布的。你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过着什么样的生活,在什么更大的结构里,那永远不能准确理解他为什么说这样的话。”与诸位有志于产品经理、电子商务、美拍红人的大好青年共勉。

引用文献:
Tian, Xiaoli. (2015) “Network Domains in Social Networking Sites: Expectations, Meanings, and Social Capital”. Information, Communication & Society. online first:
http://www.tandfonline.com/doi/full/10.1080/1369118X.2015.1050051

Share this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