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大的流氓

常常地,一句话就可评判天才,譬如说:“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

然而评判流氓则要听多些。也许是酒过三番,面红耳赤你听见不堪;也许他是满腹经伦,你要守株待兔;也许他竟要装作放浪不羁,你得陪笑许久,守着他终于吐出自己的见识。小流氓背书,中流氓卖傻,大流氓又背书又卖傻。

号称诗人的芒克是一个流氓,这大概是”众所周知“的。我起先只听说他评论顾城,事后诸葛,刻薄得很。又听闻他不懂绘画,而敢开卖作品,甚是惊讶。但直到洋洋洒洒两百页纸拿在手里,从头到尾是流水账一般不负责任的语言,我才亲眼见识诗人竟可以流氓至此。

《瞧!这些人》是我手贱从冯平山图书馆里拣来的。黑色封面上芒克一张大脸作沉思状,封角赫然注明“名家随笔”。偷来这样大的书名,不知芒克要写些什么才配的上?据其扭捏的自我交代,哦,原来是个回忆录。为免推销自己之嫌,干脆写朋友。然而写的也并不是朋友,而是我的朋友,我与朋友。所以说到底还是个回忆录。因为名气不够,扯来朋友作陪。专拣名气大的,也不管认识不认识,人家承认不承认。

七十年代之后的四十年里,是要有多空虚,才会每逢出场必谈《今天》?碌碌无为的大半辈子,写起回忆录来也就只有当诗人的那十年。

而芒克竟不把这唯一的黄金岁月认真对待。从头到尾,毫无章法,一篇篇像是流水线作业:XX是个优秀的诗人;XX人品不错;XX我不喜欢。语言更是不负责任,“爱谁谁”,”出门去了“,”众所周知“ - 诗人怎么可以这样说话呢?

读三句话你就知道,芒克根本不在乎自己写的玩意,匆匆和出版社签合同大概只为圈钱。是画不出来,还是人脉用尽?我不知道。然而这书我是看不下去了。我不知道诗人竟可以流氓至此。好歹也要贴上一点创作谈来装装样子吧?然而芒克竟连这点面子工程也省去了。最后附上朋友互捧臭脚文章几篇,甚至还有年表:这都是一群什么样的人啊。

Share this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