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18

毕业三年

很快我就本科毕业三年了。这三年里生活最大的变化,是接触社科学术圈,又离开社科学术圈。与之相应,离开了典型中国理工科学生圈子,又回到典型中国理工科学生圈子。上周两位青年公知在纽约办讲座(http://nyshalong.com/event/138),题目和我之前做的东西很相关。两年前我会去,这次我不打算去了。也算是显著可见的日常生活的改变的一个例子吧。

这篇文章讲从理转文又回到理工科的经历和感触,围绕三个问题展开。

  1. 为什么念社会学?

我对文科一直有兴趣,从小喜欢看书,语文和外语成绩很好。但是因为家庭环境和教育经历,对文科专业抱有偏见。同时,理科成绩还可以,因此高考前没有考虑文科专业。高考选志愿报的都是工科。

数学成绩一般。委培第二学期选了很难的数学课程,受到打击,觉得自己不适合念理工科。于是调查了一下,打算往文科转。当时问了中文系、哲学系、社会学、人类学的老师,最后自己权衡后,决定念社会学。

本科期间接着修社会学课程,暑假做社会学 RA。期间常抱怨,但也继续往这个方向探索。读了些论文,以及 Andrew Abbott 在芝大的讲话 Welcome to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 http://www.inf.fu-berlin.de/lehre/pmo/eng/Abbott-Education.pdf ,以及 Andreas Glaeser  的讲话:So, how about becoming a poet? https://aims.uchicago.edu/page/2005-andreas-glaeser 很受那种智识的美感吸引。

同时年轻的时候也比较有野心,对了解社会运作有兴趣,想要探索社会规律。

等到本科毕业申请的时候,一则想去名校,社会学竞争相对理工科没有那么激烈。

二则对文科专业的确有好奇,常觉得生活里有困惑没有解除。大二时和后来的社会学导师交流,说不清那种感觉,但感觉她走过的路里可能有答案。

三则 for some unknown reasons,当时很难想象去美国当码农/数据分析员;现在想起来,可能是对可预见的(平凡)生活的恐惧。也就是喜欢新鲜刺激未知的东西,也可能是喜欢抽象化浪漫的东西。小时候喜欢偷偷去游戏机室,初中时幻想和小混混一起打群架混社会,又很喜欢《麦田里的守望者》。高中被管得严没有做太出格的事情。其实大一大二大三对未来也只有遥远的浪漫的规划。年轻的时候,并不是脚踏实地认真耕耘的行事风格。

四则毕业时碰上香港某政治事件,情绪激动。年轻时我一直有点莫名其妙的愤青。社会学对阶级、性别等方面的不平等现象有天然的关切,也对公义、价值观有讨论,吸引年轻人。美国很多社会学者都是1960年代因为 progressive movement 转来念,例如 Erik Olin Wright,Michael Burawoy。华人的例子有赵鼎新,潘毅,以及刘思达。这点观察,伊万塞勒尼在《社会学的三重危机》里也提到过:https://contexts.org/blog/the-triple-crisis-of-sociology/

某名言道(据传是John Adams第一个提起,链接 http://freakonomics.com/2011/08/25/john-adams-said-it-first/),If a person is not a liberal when he is twenty, he has no heart; if he is not a conservative when he is forty, he has no head。目睹自己这两年从 liberal 变成 conservative,我觉得这句话讲得真是太对了!

五则正好有奖学金读书的机会。机缘巧合,也算幸运,选择留在香港念社会学硕士。现在想想,是坑了导师了。

 

2. 为什么不再念社会学?

这个问题之前啰里八嗦过太多次了。其实放眼望去,选择念社科博士的人才是少数。所以不念社科博士其实没啥好奇怪的。你不是也没念吗?

第一,最重要的是我发现对社科研究没有真正的兴趣。第一次见导师,聊选题,我问,什么题目可以比较快地发论文?这并不是合格的科研工作者该问的问题。我没有发明新的社会变革理论/国家-社会框架理论的野心,也没有给 symbolic interaction 理论添砖加瓦的愿望。有些社会学/心理学研究很有意思,比如六度分隔理论,Bourdieu 的区隔理论。但欣赏和创作是两件事情。

第二,我发现之前的向往和困惑,大部分来自于我比较理想化,对精神性的东西有向往。喜欢看的书大部分也都是文艺书籍,并不是社科学术。也和年轻时情绪比较敏感有关,大五人格就是 neuroticism 比较高。这些追求在社会学学术道路里只能 marginally 满足,更为合适的职业目标可能是作家。

第三,同时,我并不喜欢和人辩论,而社科研究、乃至各种科学研究,最终目的都是要说服他人。尤其是政治学,见过的对政治学感兴趣的人要么比较 ambitious 要么老喜欢争论,令我怀疑对政治感兴趣,是否也和对权力感兴趣有关。

第四,社会学的生活方式让我苦恼。我所在的硕士项目是英式风格,注重思维独立性,对研究生基本放养。而我向往被精细控制的生活,高中早上六点到校,晚上九点放学的生活方式让我安心。可以逃避面对自我的责任感。太多时间放在自己手里,让我内疚、难受。同时,职业生活和研究生的确生活节奏不一样。我还是比较喜欢稍强竞争的环境。

第五,社会学的圈子让我不适应。我和周围同学老师的教育背景和思维方式还是不太一样。和定性社会学家/民族志学者几乎没法儿聊,和定量社会学者,人如果受过比较 hardcore 的数理训练,可能都会比较难接受没有那么严谨整洁的论证方式。针对理工背景的申请者转入社科读博这一点,经济学博主 Noahpinion 提供了比较有意思的讨论:http://noahpinionblog.blogspot.com/2014/03/coming-into-econ-from-physics-and-other.htm

第六,学习社会学的过程并没有想象中顺利。基础差,走了不少弯路,也觉得挫败。这个会在下一篇博文里详谈。

第七,从对不公义现象的关切来看,我和社会学圈子的价值观并不完全相符。我自己的价值观也在变化。George Lakoff 曾经在 Moral Politics 里提出理论,说自由派投票者的思维是 nurturant parent model,简单来说就是认为弱势群体的不利处境大部分来自不公平的社会结构,政府有责任保护他们。而保守派是strict father model,认为不幸者的处境大部分来自自身责任,强调个人的自助、自立、自律。我后来发现虽然逻辑上认为自己应该是前者,其实我心底里更认同后者。因此我和真正的“左派”社会学研究者以及活动家并聊不到一起去。

第八,刨除以上一切分析,纯功利角度来看,社会学不提供很好的物质回报。

3. 学到了什么教训?

  • 要做自己真正感兴趣的事情。很遗憾,本科前接触到的教育非常功利,导致没有意识到兴趣导向的重要。高考压力也非常大,导致真的没有时间和精力想这个问题。现在看来,一件事情只有真正感兴趣,才会敢于冒风险,能够坚持。而我目前浅薄的人生经验观察,同辈里优秀的人,都有目标坚定、敢于取舍、踏实、专注和坚持的特点。这些可能都要以兴趣为前提。
  • Exploration vs exploitation 是很重要的决策取舍,Reinforcement learning 里面的最核心的问题。
    • 如果花了太多时间 explore,无法得到最优解。
    • 而如果太早就 exploit,同样无法得到最优解。这个真是人间真理呀!
    • 我大一草草定下了想法转社会学,大学乃至硕士期间也没有及时止损,最后代价惨重。这就是太早 exploit.
    • 而我16年夏决定想转行的时候,又花了太多时间 explore,如果当初坚持一个方向,现在只怕也能省一年时间。
  • 名校崇拜。我当初想去名校,后来虽然的确得到了去美国名校接触顶尖学者的机会,但是名气毕竟是虚的。在西北的三个月,我并不开心,心猿意马,抱怨连天。连累身边人的同时,也糟蹋了老师利用自己 network 争取来的机会。
    • 为什么会有这种名校崇拜?举个例子。高中有位同学分数不够北大正常批次录取,老师百般怂恿他去北大医学院,但他最后选择去复旦金融。我当时不能理解。现在意识到,把清北当成唯一指标的思维模式,最终付出了惨痛代价。
  • 再继续往下说,就会扯到教育资源分配,乃至阶级价值观了。
    • 我为什么去上那个高中?
    • 如果去了别的高中,我还能考上较好的大学吗?
    • 上大学后,我发现很多同学家境比我好。而我和自己的表亲比起来,真是太幸运了。这也是当初选择读社会学,乃至思维偏左的一个原因。法律社会学里有“两个半球理论”,出身声望较低家庭的律师,很多会选择做和公益有关的诉讼,并且最终服务个人客户和小客户,思维偏左。出身特权化的家庭的律师,往往服务富裕、强有力的公司客户。http://www.pkulaw.cn/fulltext_form.aspx?Db=qikan&Gid=1510166689&keyword=&EncodingName=&Search_Mode=

4. 如果你也是社会学学生,在考虑是否要申请美国的社会学博士。本人对劝退文学颇有钻研,收集了以下较有代表性的文章:

  • Graduate School in the Humanities: Just don’t go. https://www.chronicle.com/article/Graduate-School-in-the/44846 作者是名校英文博士毕业,文笔流畅优美,观点一针见血,强烈推荐。比中文互联网上 99% 的讨论要强。这人还写了几篇后续。
  • 针对社会学,orgtheory 的作者(芝大博士,做社会运动,现在似乎是在马里兰教书)有写过一本书 grad school rulz! 全面概括社会学从申请到AP的各种常见问题。关于是否要读博士,他的建议也是否。
  • 100 Reasons NOT to Go to Graduate School 针对社科,有些重复的,但是总的来说很全面   http://100rsns.blogspo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