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见到了久违的导师。讨论如下:

  1. 写学术性的东西要职业化一点。不能情绪化,也不能太自恋了。
  2. 我的 nature 可能就是定量的,所以还是写定量的吧。

关于定性思维,我虽然嘴上不承认,心里其实是鄙视的。而且性格倔强,对知识太过相信,所以怎么也没法改变。例如定性文章,我总觉得人家的概念 slippery,比较随性。看看别人写还好,到了自己这里,没有办法做那样的事情。在 code data 的时候,觉得手足无措,不知道怎么办… Read more...

社会学与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