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段时间可能因为面临申请的缘故,到处找人聊天,搞得亲近的人都烦了。想把一些有意思的观点记在这里,免得重复,又犯光想不做的毛病。日后也好翻找。

我的焦虑主要集中在职业选择。现实点的,就是 1) 要不要读博? 2) 转去哪一行?(统计,CS,法律,金融?) 3) 他们在做什么? 4) 怎么转? 形而上一点的,当然还是那些恒常的存在性问题,亦即人生方法论。1) 有没有什么人生理想?2) 是不是适应那样的生活方式? 3) 喜欢… Read more...

日常

早上醒来突然觉得自己三观有点问题。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单纯用收入和社会地位来评判职业了?当初选择社会学,难道不是出于对学者工作意义的赞同吗?

所以迟迟没有下定决心不读博,也是因为没有完全想明白。好像某天醒来,突然发现自己想要去赚钱,但是不能理解这个陌生的自己。心态的转变,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跨过了那个量变到质变的分水岭。

有一个问题很难回避。如果现在保证我每年能发顶级论文… Read more...

Random 日常

这几天在欧洲玩。今天空了下来,接着“整理数据”,谓之”data coding”。不知道码农们看到了会怎么想。社会学(文科?)的人老喜欢用些特别牛逼,你都搞不清楚发音的词,指代其实不怎么动脑子的工作,例如 transcription = 听音打字,coding = 复制剪切/概括整理录音稿,participate observation = 记日记, field work = 和人聊天,… Read more...

All about sociology 社会学与其他

这篇博文,是个高兴的记录。我似乎好像仿佛终于搞清楚了我想研究的东西,和那个关键的原因。虽然理论层次上,还没有检查那个大牛已经发现我要研究的东西。但是经验层次上的脉络终于清楚了。

First thing first,我想研究的问题,是为什么有的人支持占中而有的人不支持占中。注意,我的问题完全是在理解层面上的,不是行为。我不是问,为什么有的人参加占中有的人不参加。只是关于理解,是关于人们脑子里的想法。

现在我的答案是,不支持占中的人,通常… Read more...

All about sociology 社会学与其他

这段时间心中焦虑,几乎每小时都在想要不要留在学术圈,还是另谋一个赚钱的行业。数次烦躁到在网上乱逛,静不下心来做正事。我自己一方面想要理解行业的区别,另一方面也明白,这样的转折点时刻,更重要的是了解自己。表面上的迷茫和焦虑,深层次很可能是对真实自我的难以接受。

所谓理想主义,既有对结构性现实的误会,也有对自己能力的误会。而后者更让人绝望。

要不要选择学术圈,其实是几个问题。学术圈能给成功者什么?学术圈… Read more...

All about sociology 日常 社会学与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