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于送我这本《送你一颗子弹》,在扉页上礼貌地问:“不知道你是因为刘瑜而喜欢社会学呢,还是因为社会学而喜欢刘瑜? ”我很惶恐,好像在路边摊上吃麻辣烫被熟人看见一样。事实上,我对刘瑜的喜爱和对社会学的喜爱虽然巧合地正相关,但是并无因果关系。用社会学的话讲就是selection bias,正因为刘瑜和我有着某些相似之处,我们才会都对政治产生好奇。也是因为那么些相似之处,我很喜欢刘瑜。

其实说相似是太抬举自己了。我喜欢刘瑜,主要… Read more...

日常

前几天天津爆炸后,我所在的某微信群里有几位记者一直在紧张地报道。一篇文章被封了,另一篇文章补上来。我国三十万网络精神文明建设大军,敏感时刻自然恪尽职守。老记和网警都在考虑的重要战略问题是,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什么该删什么不该删?哈佛大学政治学教授Gary King(加里· 金)等人的研究表明,非官方的集体表达是河蟹重灾区。借用金教授的一句话,“the Chinese people are individually… Read more...

社会学与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