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固执地认为,如果我们这一代中国还会有什么新闻,女性平权算是一件,同志平权算是一件,而另外一些人努力争取的说不得,算是一件。

我也一直固执地认为,如果我们这一代青年人还会有什么胜利,五位英雄四月的归来算是一件,海岛上水泥的舞台算是一件,而美国最高法院终于裁定同性婚姻全国合法,算是一件。

而我有幸,早早见识到这些别人家的胜利,并因此 ——毫不夸张地——重新确定了自己的人生轨迹。看到Benny Tai在台上痛哭失声的瞬间,看到马路上肃… Read more...

红色吐槽

中午到办公室,两个同事正在讨论人贩子是否该一律判处死刑的问题。

“卖伢这种事情,捉到一个就杀一个,看哪个还敢。”戈师傅把烟从左手换到右手。

“把人贩子都杀光,一年以后就不敢了。居然有人反对。等他们的小孩被拐了就晓得了。”熊主任有个上幼儿园的儿子,常就英语教学问题饶有兴致地和我搭腔。于是我端茶倒水时常有僭越之感,时刻准备换上老鸨式微笑点头哈腰。

“这哪里是专家,都是些’砖家’。”此时戈师傅已大度地抛… Read more...

红色吐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