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15

今夜我们不谈政治,今夜我们只谈情怀

我一直固执地认为,如果我们这一代中国还会有什么新闻,女性平权算是一件,同志平权算是一件,而另外一些人努力争取的说不得,算是一件。

我也一直固执地认为,如果我们这一代青年人还会有什么胜利,五位英雄四月的归来算是一件,海岛上水泥的舞台算是一件,而美国最高法院终于裁定同性婚姻全国合法,算是一件。

而我有幸,早早见识到这些别人家的胜利,并因此 ——毫不夸张地——重新确定了自己的人生轨迹。看到Benny Tai在台上痛哭失声的瞬间,看到马路上肃穆祥和的瞬间,你也会觉得这就是历史。毫不夸张,今天的判决如同“Brown vs. Board of Education”,至少会成为美国的历史。或许是世界的历史。

而面对历史,你总该做点什么的。

四年前我参加香港大学自招面试,抽到的题目问是否支持同性婚姻。同组衣着光鲜的少女少男们口吐莲花,我紧张到无法自持,踌躇半饷,只能嗫嚅着宣扬:“爱情总是无辜的。”余光瞟到右边黄衣女孩微笑鼓励的眼神。

三年前在浙江大学上英文写作课,自称韩小青的外教令我们就同性婚姻作文一篇。我洋洋洒洒,胡编乱凑,最终还是落脚到:“爱情总是无辜的”。韩小青批语:诉诸情感,好样的!

两年前,香港彩虹游行,邀一友人同去。友人反问关我什么事?我能想到的唯一理由,还是:“爱情总是无辜的。”那次何韵诗出柜,成为新闻。

而后去美国交换,亲眼看到几名女同志在学校后街被白人男女辱骂骚扰,非常震惊。麦迪逊六十年代曾是美国左派运动中心,如今世风日下,叫人沮丧。五月离开美国前夕,最高法院正着手商议此法案,纽约时报唱衰,我的同志朋友们面色阴沉。保守的基督徒们再怎么巧言令色,有一个话题总是绕不开的:如果承认爱情总是无辜的,为何不赋予它们平等的权利?

技术性的问题千千万,原则性的问题却只有一条。

这世界习惯了王子与公主完美的爱情,巧克力与玫瑰簇拥的爱情,热烈的欲望的爱情。

但世上总还有那些胆怯的爱情,卑微的爱情,小心翼翼的爱情,千夫所指的爱情,电影里遍寻不到的爱情,被无可奈何舍弃的爱情。

那些摸着良心想一想,其实并没有伤害任何人的爱情。

伤害亲友的,是旁人的偏见,哪里是爱情本身呢?

石墙事件刚巧四十六年的后的今天,美国终于战胜了偏见。

而我忍不住问:我们呢?那我们呢?我们这一代中国的年轻人,都在想什么?和二十几年前的前辈相比,和大洋彼岸、海峡那边的同辈人相比,我们该做什么?

呜呼,意在斯乎!意在斯乎!小子何敢让焉!

半年前,看着街上的人群,忍不住怀疑,这有什么用呢?慢慢也就想通了。零到一百的改变,从来不是一蹴而就。也许一代,也许十代,也许我们穷尽一生,只能从零点零一,挣扎到零点零二。

但如果不主动担当起责任,去捍卫自己坚信的价值观,那连这零点一的改变,也永远不会发生。

有天一位朋友很突然地对我说,其实你转到朋友圈里的那些女权文章,我虽然没有留言,但每篇都看过的。我非常感动。如果我有三百个朋友,我至少有影响三百个人的可能性。如果我的公众号有三十个订阅者,我至少有了和三十个人直接对话的机会。我希望她们和我一样,相信自由,相信平等,相信爱情。

如果你碰见一个恐同者,请看着她/他的眼睛,告诉她/他,你相信爱情。

如果你碰到一些犀利的文章和观点,请在保证自身安全的前提下,温和地分享给更多人。如果不好意思,也可以告诉主页君代为匿名发布。

如果你今天要和朋友、上司、家人一起吃饭,请告诉她们,美国时间2015年6月26日,我们见证了一个大国的历史。这让我们作为个体的生命,少了一些单薄与苍白。这让我们对于世界的未来,多了一些执着与相信。

感动一个人很容易,说服她却很难。但这世界至少会变得温柔一些,如果所有人都开始相信爱情。

告别单纯

中午到办公室,两个同事正在讨论人贩子是否该一律判处死刑的问题。

“卖伢这种事情,捉到一个就杀一个,看哪个还敢。”戈师傅把烟从左手换到右手。

“把人贩子都杀光,一年以后就不敢了。居然有人反对。等他们的小孩被拐了就晓得了。”熊主任有个上幼儿园的儿子,常就英语教学问题饶有兴致地和我搭腔。于是我端茶倒水时常有僭越之感,时刻准备换上老鸨式微笑点头哈腰。

“这哪里是专家,都是些’砖家’。”此时戈师傅已大度地抛弃了司机没有编制的阶级矛盾,没有食堂饭卡的经济矛盾,以及星期六到底该不该他值班矛盾,站到了熊主任的复仇者联盟里。

作为一个实习生小透明,我隐隐感觉此时应该转过身去,微言大义地表示对上级讲话的赞同。最好要像还珠格格里的柳青一样,既不会存在感太强抢苏有朋风头,又能闷声发大财娶到范冰冰。

然而作为一个人生理想是当公知的波西米亚青年,听到神圣的犯罪学研究被如此践踏,简直要恶向胆边生。奈何寄人篱下身不由己,我于是像所有高风亮节却吃人嘴软的知识分子一样,我就看着,我不说话。我和谁都不争,和谁争我都不屑。

但类似的言论和质疑看得越来越多,这样的莫名其妙的优越感,也就变成了惶恐和尴尬。要照新浪百度网易天涯上的共识,官二代和富二代犯错一律枪毙,女司机和人大代表车祸一律负全责;黑人全部滚出广州,同性恋全部滚下地狱;再给境外势力煽动的海岛和草原断水断粮,跪舔我大中华富强民主文明和谐。

自由主义爆棚的革民小将,扛着民主大红旗从知乎豆瓣一路噔噔噔跑过来,看到这样的斯巴达克斯,只好骂几声网络暴民,又一路噔噔噔跑回去。

这些惟余莽莽顿失滔滔的民意,实话实说,给我最深的印象是单纯。本来是石破天惊的简答题,被群众路线改造成了选择题。多好,简洁大气,买一送一,买标签分敌我,送帽子搞批斗,屡试不爽,老少咸宜。

至于如何改造?民粹三大棍,道德、传统、阴谋论。三棍齐下,江湖独霸。

第一招是勇攀道德制高点,分清敌我,把对事变成对人。抢了孩子,就是敌人,而面对敌人就要秋风扫落叶般严酷。斩尽杀绝后,就“没有人敢了”。你不同意,就是在装圣母,要不你自己的孩子被拐了,看你还这么说?

同理,富二代和官二代,一身血淋淋资本主义原罪,死不足惜。不如回到土改时,打地主分田地,取而代之。

第二招是诉诸传统。“中华文化和西方文化”和“不符合我国的基本国情”,修辞手法本来是同一回事。好比说中华文化里,女子无才便是德,女人就该上得厅堂下得厨房,“为什么非要削尖了脑袋、累吐了血,和男人争资源、抢地盘呀?”

又或者,同性恋阴阳倒转,有伤风化;黑人非我族类,必有异心。至于偏远海岛要的什么普选,真是吃饱了撑的,我大中华三千年都没有,不也过得好好的?中西文化,和而不同,喝了点洋墨水,翅膀硬了,要当英国人走狗?

奇怪得很,有些领域“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招牌,竟是我们自己人洋洋得意地竖起来。而且,这些人还不是公园管理员呢?

第三招最狠,谓之阴谋论,要通过诛心之论,从根本上获得胜利。所有的事实都能为我所用,因为你所有的话都是骗我的。照这个逻辑,你越是要为我说话,越说明你用心险恶。

好比说,某些人要在海岛上搞煽动,那是因为拿了西方势力的钱搞分裂。人家说我们国内没有什么什么权利,那是眼红我们发了财。

这样的辩论,怎么样都能说圆。万万不能拿出什么数据来与他们辩驳的,因为数据也是阴谋的一种。吵将起来,就变成:“你无情,你残酷,你无理取闹!”“那你就不无情,不残酷,不无理取闹?”

如此乱花渐欲迷人眼的三套棍法,总让我想起一个湖北小品,上过春晚因而全校组织观看的。蓝大褂老板问黑棉袄弱智,“你怎么知道这不是个字呢?”黑棉袄答:“因为,我不认得咧!只要我不认得的,那都不是个字!”

说起来,道德,传统,阴谋论,这概念的内涵外延都是可大可小呢。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想唱就唱,唱的响亮。比较起来,什么专家研究啦,调查取证啦,程序正义啦,都是骗人的。哪像我们人民群众一片冰心在玉壶。

“你永远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那么我以为搞人贩子是否该一律判处死刑这种高屋建瓴的辩论,至少要大家都醒着。大嗡大哄,只会鸡同鸭讲;告别单纯,才是百家争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