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ugust 2014

薄扶林爱情故事(一)

“你蒙上物是人非的眼睛,说那是没有离别的风景…”

大勇兴奋地告诉我机房里来了一个“还不错”的妹子,说起来已经是两个月以前的事情了。那时他已厌倦了每天和我坐在几十台电脑后面跑程序、写报告的日子,浑身散发着行尸走肉的气息。初夏的薄扶林有种莫名的浪漫,大勇的眼睛亮亮的。

我们于是鬼鬼祟祟地溜到机房门口。大勇犹豫着频繁进出是否显得刻意,却在我刷卡的瞬间抢先打开了门。偌大的机房空空荡荡,只有大勇的妹子坐在角落不知道写着什么。听见开门的声音,她朝我们看了一眼。大勇似乎突然忘记了怎么走路。但妹子已经重新低下了头。

我们都有些窘。装模作样地开了几台电脑后就撤回了办公室。

大勇很失望,张牙舞爪的头发也软了一些。我安慰他,没关系,还有机会。

“那个妹子确实不错,唇红齿白。身材也好。”

“我说吧。”

“赶快去搭讪啊。”

“我还没想好怎么说。”

“你知道这世上根本没有完美的搭讪方法。”

“但有许多糟糕透顶的。”

“搞得好像人家会理你一样。”

“唉,搞得好像人家会理我一样。”

我很同情泄气的大勇。大勇不帅,但女人缘一直不错。而他竟然没有女朋友。问起他总说:“人家看不上我。”现在看来,有时他真是羞涩得惹人怜爱。

那天下午我们写好代码拿去机房跑的时候,大勇的妹子已经走了,电脑上贴了张纸叫人家别关她的程序。大勇探头探脑地凑过去看,说:“妹子的字挺秀气。”

过了一会儿,又说:“但是代码写得真不怎么样。我能给她改快好几倍。”

“正好下次去秀一秀。”

大勇嘿嘿了两声,把揭起来的纸小心贴回去,得意地走过来。我们敲打着键盘,没有再说话。晚上大勇灌了三瓶啤酒,摇晃着回家了。

我还记得那晚岛上的天难得的晴朗。但是大勇美丽的妹子再也没有来过机房。

(我没有告诉大勇我第二天早上不小心关掉了妹子快要跑完的程序,后来她生气地把纸撕走再也不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