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6.4
今天是六四,而我一整天都在挣扎着写与此毫无关系的文章。晚上去学校观察了个集会,估计有一千五百人。回来接着写,很晚了,登上Facebook。看到几位系里的本地讲师,争先恐后地po上各自在维园的照片。更有甚者,一中年脱发男性竟然放了张自拍,表示哀悼。此人每日至少发五条Facebook,寂寞跃然纸上。有时系里真让我失望。

有次系里晚上聚餐,招待远道而来的某加拿大华人学者,从前也是港大圣… Read more...

日常 红色吐槽

前几天经历了一场风波。是这样的,因为交流学习的成绩单还未寄到,所以严格意义上我还没有毕业。但硕士项目催着要本科毕业证。赶不上期限,申请可能就得重头来过。

发现这滑稽的事实后,我权衡了一下,还是轻描淡写地告诉了我妈。伊大惊,继而悲愤地说:“你要是不能毕业,待在家里,叫我怎么去跟别人说呢?你快去找个工作吧。”

我也很羞愧。“张华考上了北京大学;李萍进了中等技术学校;我在百货公司当售货员”:故事就… Read more...

日常 红色吐槽

曾经我有个朋友,特别喜欢言情剧里的某个桥段,我俩常玩角色扮演。一般是我先心如刀绞地开口:“XX你听我解释……”她就捂起耳朵狂甩头:“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有时她喊得节奏过于分明,听上去像四四拍的rap,我俩便笑成一团。

我一直以为玩这种羞耻的游戏,需要比较牢固的友情作为支撑,才不至于对双方的智商和人生的意义产生怀疑。但前段时间的美帝同性婚姻事件让我纠正了这一看法。当我看到… Read more...

红色吐槽

我一直固执地认为,如果我们这一代中国还会有什么新闻,女性平权算是一件,同志平权算是一件,而另外一些人努力争取的说不得,算是一件。

我也一直固执地认为,如果我们这一代青年人还会有什么胜利,五位英雄四月的归来算是一件,海岛上水泥的舞台算是一件,而美国最高法院终于裁定同性婚姻全国合法,算是一件。

而我有幸,早早见识到这些别人家的胜利,并因此 ——毫不夸张地——重新确定了自己的人生轨迹。看到Benny Tai在台上痛哭失声的瞬间,看到马路上肃… Read more...

红色吐槽

中午到办公室,两个同事正在讨论人贩子是否该一律判处死刑的问题。

“卖伢这种事情,捉到一个就杀一个,看哪个还敢。”戈师傅把烟从左手换到右手。

“把人贩子都杀光,一年以后就不敢了。居然有人反对。等他们的小孩被拐了就晓得了。”熊主任有个上幼儿园的儿子,常就英语教学问题饶有兴致地和我搭腔。于是我端茶倒水时常有僭越之感,时刻准备换上老鸨式微笑点头哈腰。

“这哪里是专家,都是些’砖家’。”此时戈师傅已大度地抛… Read more...

红色吐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