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Random

Random fluffy thoughts. In English.

津门大饭店今天煎饼果子师傅回家了

(又是一个 draft,放到博客上有点 git add 的意思,比较公开感觉是个 milestone,又不会发到微信太丢脸。writer’s block 可能需要不要脸才能解决,有空会回来扩写这篇文脉不畅的东西……)

津门大饭店,坐落在海边。穿绿衣服的学姐问我,“啥饭店?是不是在那个日本店旁边?” 说着说着面露难色。来港四年,她竟不知津门大饭店,我的心一阵柔软。

我说是,山道麦当劳出去直走;昂首经过右手边百佳宝蓝色招牌;扭头微笑注视街对面日本城人来人往门口一pile大笨象;潇洒转身信踩莲步跨入茶色大门太平洋广场;蹬蹬蹬!三步并作两步直上电梯!刷刷刷!趁热打铁再上一层!

只见眼前豁然开阔,红木白纱屏风,淡墨工笔书画,端的是一片新去处!恰似美猴王发现水帘洞,哥伦布发现新大陆。进门一块朱红牌匾:驰名百年,荆门鱼头泡饼。

这时眼波谄媚的服务员早已迎了上来,客官吃啥?噢不对,小姐几位?一边领着你往里走,伊一边问:吃火锅还是小菜?绕过屏风是十几张桌子错落有致摆在铺红地毯的大厅里,属于猴哥和我的方桌在窗边静静等待!

服务员阿姨涂了淡粉唇膏的嘴唇妩媚一挤,脖子向前一伸,表示欢迎:喝什么茶?

有什么茶?

普洱茉莉菊花香片。

那就香片吧。

说话间另一位阿姨早已殷勤递上菜单两份,酱黄瓜一碟,炒花生一碟。两只白瓷壶,一壶滚水,一壶热茶,滚水浸洗餐具,热茶荡涤灵魂。猴哥和我洗得不亦乐乎。

我有位大学同学是天津人,彼此不熟,聊不到一起去。我觉得她高冷,她觉得我高深。吃饭到十五分钟,她开始找手机,我开始找话题。这么尬了两次,两人很有默契地再也没约过。偶尔去餐厅碰到和其他人约饭,还挺尴尬。虽然无缘,但我信她,因为她身高一米七八。她说津门大饭店不错,那就是不错。我那时第一次听到津门大饭店。老实说,这个饭店位置真是太差了,在街边二楼,窗户上挂个大红招牌,灰溜溜,一般人根本不想进去。为了这家饭店不垮我后来操碎了心。

那时起我就惦记上了津门大饭店,公子哥儿惦记清纯美女那种,把前任麦当劳留在身后,把新欢大饭店藏在心里。

津门大饭店有三宝:烤鸭,包子,煎饼果子。倒不是说多么好吃,主要是香港这个鸟不拉屎又嫌贫爱富的地方,别处要么吃不到,要么吃不起。所谓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为现实所妥协的味觉,煎饼果子已经是要啥自行车了!

烤鸭学名“驰名津门烤填鸭”,有什么好的呢?服务员会问你要不要一鸭两吃,也就是一盆烤肉之外,再送一盆鸭架汤,熬得雪白,上面飘点油脂。冬瓜么青菜么是没有的。鸭肉片得有薄有厚,师傅可能不是故意的。白色大盘分成花瓣形,中间一团甜面酱,周围一摞切好的黄瓜,一摞红萝卜,一摞大葱,像柴火版堆着。肉斜放着堆。油脂色鸭,鸭皮烤得油亮发光。油脂烤得透明。也没好到全聚德那种入口即化,略有点黄脂,有点粘稠。但总的来说,用香港人喜欢的话,不过不失。

关于煎饼果子和包子又有个故事。去年年底一切都惆怅萧索,猴哥却想吃煎饼果子。一大早就跑去津门大饭店。服务员殷勤地招待她坐下,问,吃包子吗?猴哥问有煎饼果子吗?对方说师傅九点才来。猴哥等到九点。九点到了,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猴哥问煎饼果子有了吗?结果还是煎饼果子没有。猴哥活活饿到十点。最后知道,我的妈,煎饼果子师傅回家了!

这种饭店还开什么开?开什么开?

后来终于有次和朋友一同尝了煎饼果子,哎呀我的妈那是吃得我们男默女泪。那次是两位学妹,一位要去美国读书,一位要去北京做调查。约在津门大饭店吃告别饭,叫了煎饼果子给美国学妹尝鲜。千呼万唤始出来后,原来是黄色蛋皮裹白皮饼子,里面塞根炸得香酥的油条。鸡蛋马虎地打在烤饼上,蛋白蛋黄分得不均,咬在嘴里味道也不太一样。盘里撒几条葱花,配上豆酱,饼子吃进嘴里的味道也丰富了些。

津门大饭店还有啥?豆腐粉丝汤。鲜味一般。端上来,一只大碗,总是缺个口。碗里漂浮几片青菜,豆腐沉在碗底,青菜煮的烂熟,白菜根煮成透明色。汤碗一角堆些干虾仁,嚼起来一股鲜味儿。炸肉段儿。以前看某东北写手写她高中食堂,师傅把肉段儿炸得金黄,漏勺捞起来一把,颠一颠把油滤了,肉段颤颤地堆在勺里,用嘴嘬着吃。赶快趁热夹一段吃,松软,热乎,面包屑脆,猪肉又香又甜。这里的炸肉段儿只怕没有那么香酥,但是也足以满足南方人对东北大块吃肉的想象。

津门大饭店名字是蛮 ambitious 的。香港这种地方,客厅跟我家厕所一样大,占了两层楼,就算是大饭店了。内地大饭店怎么着也得有个五六层楼加一队红衣迎宾小女孩吧,这里啥也没有,坐地起价就能自立门户为坐地成佛就能成大饭店了!

饭后我和猴哥站在海边,猴哥说,这都是香港的原因。你看你在香港,只要一想想未来,想想房价,就恨不得马上去赚钱。我想其实没钱也没关系,我们可以携手去吃津门大饭店,然后晚上在山道麦当劳里扑街。市民的幸福其实相当容易,呼朋唤友胡吃海喝,好像也能高高兴兴地活个十年八年。

又一个迷茫的北美理科生小王准备成为码农

(语句不通,其实是 draft 稿,但是逼迫自己今天的 deadline 跪着也要搞定。故事大半虚构小半真实)

每个年代都有理想破灭的故事。这真叫人悲伤。昨天青年从帐篷里撤离,今天青年收起雨伞回到学校。东边青年说,全世界无产阶级团结起来;西边青年说 we are the 99 percent。文艺青年不再更新,事业青年融不到钱,愤怒青年开始修心养性,左派青年说,丘吉尔说二十五岁之后的自由主义者都没脑子。

说不好。有时是理想出了问题,有时是现实出了问题。可能他们都没问题,但是面对构建理想之破灭后的惨淡生活,需要把不如意归结为两条平行认知交流不畅生出的误会种种。

Anyway,我们这个年代身处北美的理工科青年,理想破灭这件事情的发生,通常伴随着如下行为:
– 对亲友和网友疯狂吐槽原专业并深入讨论转 CS 可能性
– 购买各类编程书籍,例如 Learn Python the Hard Way, Head First Java, Problem Solving With C++
– 订阅 LeetCode VIP 账户
– 注册一亩三分地账号,每天视奸老中和小中 offer 并刷面经

我认识这样的一个青年小王。我俩是大学同学,这人蛮逗的。我俩以前常一起自习,吃饭。当时也没觉得这人有啥不一样。结果这人毕业申请学校的时候,说坚决不当码农。“蝇营狗苟的生活,不是我想要的!” 豪气冲天,壮志凌云,一溜烟跑去读了个艺术史硕士,觉得是其人生超越性的光明开端。

要说搞文艺,那也有几种。微博知乎力争上游当大V,微信勤恳更新疯狂洗稿,都还是有发达可能的。然而小王似乎并没有这个头脑和野心。他转去艺术史后不久我就没有了他的消息。听说谈恋爱了。又听说分手了。又听说状态不好,本来就神神叨叨的人变得愈加 drama 了。临到末了,我们都快毕业了,也没听到他交论文的消息。

突然一个周六下午,我接到小王微信,说是要转行,找我探个路。我说好,约了周末面谈。小王灰溜溜地说,我得转行,不知道转什么。我劝他转码农吧,他又说没想好。我问他你想干什么,他说不知道。我问那你为什么要转呢?小王说原专业没有前途,我想挣钱。

老实说,小王这类人我见过太多了。什么转行的化学博士啊,什么比较文学转码农的呀。我还见过一个物理的,看这人话蛮多,喜欢吹牛,蛮自恋的。当时也是怀揣美国梦一心搞学术的,现在处在边缘进退两难。你要说这些人怂吧,也不完全是怂。说他们贪吧,也不完全是贪。那是为什么呢?可能问题是成熟太晚,可能问题是没有踩到时代的浪潮却有颗躁动的心吧。

我接着听小王说。“没办法,这里房子实在是太贵了。我们学校旁边有几片豪宅,最贵的那片叫宝翠园。门口站着穿蓝色制服的保安,拿橘黄色警棍,走下楼梯,人就拿警棍把你往外赶。偶尔进小区的红色的士不知道载着谁,你就得给站在路边,给人家行注目礼,因为这是人家私人路。”

小王有次心情不好,喝多了跟我说,妈的,不就是挣钱吗,老子真想搞,也不会比你丫差,看给你牛的。我想他的生活可能出现一些危机。我想也许哪个富二代给了他刺激。也许他自己没意识到他说这话时,小气,势利,酸,俗,毫不文艺。

布迪厄讲,审美是有阶级性的。有些人的钱来得较为容易,但小王没有那种洒脱。他得在红尘里摸爬滚打二十年,才能有那种养尊处优、举重若轻的风度。我想小王终究没跳出他那个格局,穷过的人,关键时刻,还是一股精致的利己主义。

他后来酒醒了,估计是忘记了,也可能是羞耻,再没提过这茬话。

我也没跟他提这些。要我看,小王这种人,最适合幻想,以及跟幻想搭边儿的行业。刚毕业就创业的。去西藏的。离婚的。生孩子的。总的来说,这类人太贪心。对新鲜、刺激的需求太甚,没有耐心忍受日常的平庸。他们不知道日子也是一天天过出来的。小王呀小王,你今年二十五岁,总得学会两只脚站在地上,踩踏实了。

小王看来是已经学到了这堂人生课。他说,没办法,我妈老了。本科的时候,她一个人来香港,不带电话,从罗湖找到我们学校,又在我们学校找到我。这次她来香港,天下着雨,黑乎乎的,结果她穿凉鞋,一脚踩进臭水沟里。我妈是护士,最怕脏水,回去还得洗呢。

他说我意识到我想当个正经人,就没法儿这么胡乱搞,你明白吗?我在那个状态里,整天神神叨叨的,我待不下去。我不能不搬砖,搬砖使我心情宁静觉得被需要,我是条贱命呐。

他也有点犹豫是否要转码农。“机械而被异化的生活,有什么意义呢?”

我无语。小王啊小王,长安米贵,居大不易呀。你还说什么灵魂!还谈什么意义?你说你要写文章,你写了吗?你说你要为社会做贡献,你做了吗?你瞅瞅你满嘴跑的噼里啪啦绿皮大火车哟。

这天下午,我终于看着小王自作主张地,苍凉地和自己的野心道别。他几乎落下两行泪,觉得人生不过如此,他曾幻想自己是XX,是XX,是XX,现在这些幻想都没有了。他亲手杀死了无限可能。那些腥风血雨,那些运筹帷幄,从今天起都跟他小王没关系了。

其实本来也没什么关系,但是他今天必须打起精神面对事实。从今天起,做一个老实巴交的码农。给每一个科技公司起一个温暖的名字,谷歌是狗家,Facebook 是F家,亚马逊是玄学大厂。他坐在敞亮的教室里,这样决定了。

我劝他注册个 LeetCode 的 VIP,认真上好 Java 课程,打开网站,勤勤恳恳做题,就跟高中一样。他会跟周围人一起讨论,哇 XXX 去了谷歌,好厉害啊!XX 去了微软,又是多么牛逼。哇 XXXX三个月从文科转到码农,真是…

我相信小王能搞定。但等他搞定,成为 professional 了,只怕也不再文艺,不再是我曾经认识的那个可爱的小王了。

饭吃完了。我也没啥好说的。说了,小王会觉得我刻薄。谁年轻时还没个理想呢。崔健的歌词,以前听政治学老师唱的,送给小王。

瞧你丫那德行怎么变成了这样儿了
前几年你穷的时候你还挺有理想的
如今刚过了几天儿你刚挣了几个钱儿
我看你比世界变得快多了要么是漏馅儿了
你挺会开玩笑的你挺会招人喜欢
你过去的理想如今已变成工具了
你说这就是生活你说这才有味道
你干脆说你愿意在失落中保持微笑

毕业三年

很快我就本科毕业三年了。这三年里生活最大的变化,是接触社科学术圈,又离开社科学术圈。与之相应,离开了典型中国理工科学生圈子,又回到典型中国理工科学生圈子。上周两位青年公知在纽约办讲座(http://nyshalong.com/event/138),题目和我之前做的东西很相关。两年前我会去,这次我不打算去了。也算是显著可见的日常生活的改变的一个例子吧。

这篇文章讲从理转文又回到理工科的经历和感触,围绕三个问题展开。

  1. 为什么念社会学?

我对文科一直有兴趣,从小喜欢看书,语文和外语成绩很好。但是因为家庭环境和教育经历,对文科专业抱有偏见。同时,理科成绩还可以,因此高考前没有考虑文科专业。高考选志愿报的都是工科。

数学成绩一般。委培第二学期选了很难的数学课程,受到打击,觉得自己不适合念理工科。于是调查了一下,打算往文科转。当时问了中文系、哲学系、社会学、人类学的老师,最后自己权衡后,决定念社会学。

本科期间接着修社会学课程,暑假做社会学 RA。期间常抱怨,但也继续往这个方向探索。读了些论文,以及 Andrew Abbott 在芝大的讲话 Welcome to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 http://www.inf.fu-berlin.de/lehre/pmo/eng/Abbott-Education.pdf ,以及 Andreas Glaeser  的讲话:So, how about becoming a poet? https://aims.uchicago.edu/page/2005-andreas-glaeser 很受那种智识的美感吸引。

同时年轻的时候也比较有野心,对了解社会运作有兴趣,想要探索社会规律。

等到本科毕业申请的时候,一则想去名校,社会学竞争相对理工科没有那么激烈。

二则对文科专业的确有好奇,常觉得生活里有困惑没有解除。大二时和后来的社会学导师交流,说不清那种感觉,但感觉她走过的路里可能有答案。

三则 for some unknown reasons,当时很难想象去美国当码农/数据分析员;现在想起来,可能是对可预见的(平凡)生活的恐惧。也就是喜欢新鲜刺激未知的东西,也可能是喜欢抽象化浪漫的东西。小时候喜欢偷偷去游戏机室,初中时幻想和小混混一起打群架混社会,又很喜欢《麦田里的守望者》。高中被管得严没有做太出格的事情。其实大一大二大三对未来也只有遥远的浪漫的规划。年轻的时候,并不是脚踏实地认真耕耘的行事风格。

四则毕业时碰上香港某政治事件,情绪激动。年轻时我一直有点莫名其妙的愤青。社会学对阶级、性别等方面的不平等现象有天然的关切,也对公义、价值观有讨论,吸引年轻人。美国很多社会学者都是1960年代因为 progressive movement 转来念,例如 Erik Olin Wright,Michael Burawoy。华人的例子有赵鼎新,潘毅,以及刘思达。这点观察,伊万塞勒尼在《社会学的三重危机》里也提到过:https://contexts.org/blog/the-triple-crisis-of-sociology/

某名言道(据传是John Adams第一个提起,链接 http://freakonomics.com/2011/08/25/john-adams-said-it-first/),If a person is not a liberal when he is twenty, he has no heart; if he is not a conservative when he is forty, he has no head。目睹自己这两年从 liberal 变成 conservative,我觉得这句话讲得真是太对了!

五则正好有奖学金读书的机会。机缘巧合,也算幸运,选择留在香港念社会学硕士。现在想想,是坑了导师了。

 

2. 为什么不再念社会学?

这个问题之前啰里八嗦过太多次了。其实放眼望去,选择念社科博士的人才是少数。所以不念社科博士其实没啥好奇怪的。你不是也没念吗?

第一,最重要的是我发现对社科研究没有真正的兴趣。第一次见导师,聊选题,我问,什么题目可以比较快地发论文?这并不是合格的科研工作者该问的问题。我没有发明新的社会变革理论/国家-社会框架理论的野心,也没有给 symbolic interaction 理论添砖加瓦的愿望。有些社会学/心理学研究很有意思,比如六度分隔理论,Bourdieu 的区隔理论。但欣赏和创作是两件事情。

第二,我发现之前的向往和困惑,大部分来自于我比较理想化,对精神性的东西有向往。喜欢看的书大部分也都是文艺书籍,并不是社科学术。也和年轻时情绪比较敏感有关,大五人格就是 neuroticism 比较高。这些追求在社会学学术道路里只能 marginally 满足,更为合适的职业目标可能是作家。

第三,同时,我并不喜欢和人辩论,而社科研究、乃至各种科学研究,最终目的都是要说服他人。尤其是政治学,见过的对政治学感兴趣的人要么比较 ambitious 要么老喜欢争论,令我怀疑对政治感兴趣,是否也和对权力感兴趣有关。

第四,社会学的生活方式让我苦恼。我所在的硕士项目是英式风格,注重思维独立性,对研究生基本放养。而我向往被精细控制的生活,高中早上六点到校,晚上九点放学的生活方式让我安心。可以逃避面对自我的责任感。太多时间放在自己手里,让我内疚、难受。同时,职业生活和研究生的确生活节奏不一样。我还是比较喜欢稍强竞争的环境。

第五,社会学的圈子让我不适应。我和周围同学老师的教育背景和思维方式还是不太一样。和定性社会学家/民族志学者几乎没法儿聊,和定量社会学者,人如果受过比较 hardcore 的数理训练,可能都会比较难接受没有那么严谨整洁的论证方式。针对理工背景的申请者转入社科读博这一点,经济学博主 Noahpinion 提供了比较有意思的讨论:http://noahpinionblog.blogspot.com/2014/03/coming-into-econ-from-physics-and-other.htm

第六,学习社会学的过程并没有想象中顺利。基础差,走了不少弯路,也觉得挫败。这个会在下一篇博文里详谈。

第七,从对不公义现象的关切来看,我和社会学圈子的价值观并不完全相符。我自己的价值观也在变化。George Lakoff 曾经在 Moral Politics 里提出理论,说自由派投票者的思维是 nurturant parent model,简单来说就是认为弱势群体的不利处境大部分来自不公平的社会结构,政府有责任保护他们。而保守派是strict father model,认为不幸者的处境大部分来自自身责任,强调个人的自助、自立、自律。我后来发现虽然逻辑上认为自己应该是前者,其实我心底里更认同后者。因此我和真正的“左派”社会学研究者以及活动家并聊不到一起去。

第八,刨除以上一切分析,纯功利角度来看,社会学不提供很好的物质回报。

3. 学到了什么教训?

  • 要做自己真正感兴趣的事情。很遗憾,本科前接触到的教育非常功利,导致没有意识到兴趣导向的重要。高考压力也非常大,导致真的没有时间和精力想这个问题。现在看来,一件事情只有真正感兴趣,才会敢于冒风险,能够坚持。而我目前浅薄的人生经验观察,同辈里优秀的人,都有目标坚定、敢于取舍、踏实、专注和坚持的特点。这些可能都要以兴趣为前提。
  • Exploration vs exploitation 是很重要的决策取舍,Reinforcement learning 里面的最核心的问题。
    • 如果花了太多时间 explore,无法得到最优解。
    • 而如果太早就 exploit,同样无法得到最优解。这个真是人间真理呀!
    • 我大一草草定下了想法转社会学,大学乃至硕士期间也没有及时止损,最后代价惨重。这就是太早 exploit.
    • 而我16年夏决定想转行的时候,又花了太多时间 explore,如果当初坚持一个方向,现在只怕也能省一年时间。
  • 名校崇拜。我当初想去名校,后来虽然的确得到了去美国名校接触顶尖学者的机会,但是名气毕竟是虚的。在西北的三个月,我并不开心,心猿意马,抱怨连天。连累身边人的同时,也糟蹋了老师利用自己 network 争取来的机会。
    • 为什么会有这种名校崇拜?举个例子。高中有位同学分数不够北大正常批次录取,老师百般怂恿他去北大医学院,但他最后选择去复旦金融。我当时不能理解。现在意识到,把清北当成唯一指标的思维模式,最终付出了惨痛代价。
  • 再继续往下说,就会扯到教育资源分配,乃至阶级价值观了。
    • 我为什么去上那个高中?
    • 如果去了别的高中,我还能考上较好的大学吗?
    • 上大学后,我发现很多同学家境比我好。而我和自己的表亲比起来,真是太幸运了。这也是当初选择读社会学,乃至思维偏左的一个原因。法律社会学里有“两个半球理论”,出身声望较低家庭的律师,很多会选择做和公益有关的诉讼,并且最终服务个人客户和小客户,思维偏左。出身特权化的家庭的律师,往往服务富裕、强有力的公司客户。http://www.pkulaw.cn/fulltext_form.aspx?Db=qikan&Gid=1510166689&keyword=&EncodingName=&Search_Mode=

4. 如果你也是社会学学生,在考虑是否要申请美国的社会学博士。本人对劝退文学颇有钻研,收集了以下较有代表性的文章:

  • Graduate School in the Humanities: Just don’t go. https://www.chronicle.com/article/Graduate-School-in-the/44846 作者是名校英文博士毕业,文笔流畅优美,观点一针见血,强烈推荐。比中文互联网上 99% 的讨论要强。这人还写了几篇后续。
  • 针对社会学,orgtheory 的作者(芝大博士,做社会运动,现在似乎是在马里兰教书)有写过一本书 grad school rulz! 全面概括社会学从申请到AP的各种常见问题。关于是否要读博士,他的建议也是否。
  • 100 Reasons NOT to Go to Graduate School 针对社科,有些重复的,但是总的来说很全面   http://100rsns.blogspot.com

 

 

 

发誓要多多旅行

目前我没有旅行的习惯。可能是因为懒,或者穷,不喜欢旅行也是我身上阶级性的东西。父母很辛苦,我很幸运。

大学里认识的同学,交往比较多的两位,都很喜欢旅行。旅行似乎是很酷的一件事情。去欧洲游玩的经历,想起来也很值得。所以,要克服的懒的习惯,多多旅行。

其实也就是三四天的事情。并不是时间问题。因为太忙而没有做的事情,闲下来也不会做。生活不是一种习惯,是一种态度。

公开发布以表决心。2017 年的计划,去趟台湾。美国也要多走走。

多交爱好旅行的朋友。

也想学唱歌,乐器,网球,拳击,和打枪。生活要精彩起来。

好了我去写在 to-do list 上了。

可不达与王小峰:一篇安利

知道“可不达”是在微信上。某个求职中介的姐姐分享了一篇帖子,说他在教GMAT。字里行间写出不得志的孤傲。

今天偶然翻出来他的博客,吓一跳,写得原来挺好。于是从轻蔑变成了恐惧,好像看到了某种可能。

摘抄他一首歌词(?)在这里-

晚间口罩是一种没有疗效的药物
再热的天气也档不住关节炎的疼痛
晚间口罩是一种没有心跳的激动
再浑的街道也藏不住这扩张的流毒
晚间口罩是我耳边的收音机节目
它帮助我完成一次心理上往生理上的过渡
晚间口罩是我为你写的爱情歌曲
它将在夜色进入三号食堂前把你牢牢裹住

晚间口罩

算算,他该和刘瑜老师差不多年纪。2005年时29岁,啊好在我还有五年。

文科博士真的不能读了!我效率太低,人要颓死。看到豆瓣fateface快毕业时的状态,觉得我很可能也会变成那样!

不得志的文人可能性如此真实,还是快去写论文……

2016 年终总结 & 2017 年度计划

2016 总结

回头听去年的访谈录音,发现这一年真是变化极大。做人做事上都成长许多。今年很多时间花在自我反思和自我怀疑上,尽量简洁地总结在下面。

职业追求

一直以来都想做学者。毕业后对学术圈略有了解,且体会到生活压力,开始考虑钱的问题。做文科学术也能投机(见《洗澡》和《围城》),但前期比较难熬(需要名校博士建立 credential ,清贫),而且唇枪舌剑,非我所好。从根本来说,我不认可那些争论的现实意义,没尝到话语权的好处,不想趟浑水,想趟也不见得熬得下去。

对自己意志不坚定感到失望,纠结很久,但还是决定暂时放弃。下一阶段目标是做比较稳定的职业,业余坚持写点文章,同时关注投资机会。不过,转到别的行业也会有我不能理解的事情,底线也许还更低,要做好心理准备。

这半年对文科吐了很多槽,职业发展上真是有些忌讳。以后要改正,实在要吐槽也该向钱杨夫妇学习。

工作方式

根据这一年表现暴露出几个问题:1)时间管理能力较弱,2)决策能力较弱。我更适合结构明确,有及时反馈的工作。有点工作狂,不能24*7 地工作会有焦虑感。懒惰,自制力较弱,很难一个人完成较难任务。任务不明确的生活也暴露出我不会很好分清任务优先级,这也做那也做,最终效率很低,人也很焦虑。

总的来说,目前工作能力不太适合博士生活,不会是效率非常高非常成功的博士。如果继续求学,需要通过外部机制加以改变。例如组建写作小组相互督促,使用软件分清优先级,排除不重要的任务等等。

细节上,学到一些技巧。

时间管理

  1. 任务切换要快。休息之后要能很快进入状态。参考高中课间休息和上课的态度转换。这一点我一个人很难做到,需要外部机制督促。番茄工作法和SelfControl,有助于一段时间集中精力,但是往往休息时间过长。
  2. 持续。时间管理软件、防诱惑软件、日程表、to-doist 当时会让人感觉很好,但很难保证持续使用。我经常一天用了隔好久不用,结果最后还是没有什么结果。
  3. 制造外部限制,并常常加以变化。比如去办公室效率高。呆了两天办公室之后又开始水,可以换到图书馆效率变高。一个人学习久了,可以叫上人一起学习。不太容易倦怠。
  4. 任务不要定得太死。以前我会把一周每天任务精确到小时,但后来在自由工作时不太现实,搞得很焦虑。可以把每天任务定好,再留出一天休息。当天再设计具体任务。

决策能力

  1. 目标清晰。精力有限,不能什么都做。必须要先专注少部分事情。
  2. 不要非黑即白走极端,可以先抱着尝试的心态,做好失败的准备。
  3. 选择恐惧症。可能是在逃避其他的困难。
  4. 无法选择时想想,A和B可以兼得吗?
  5. 人有收集 biased information 验证自己偏见的倾向,所以要列出事实而不是观点,反省自己的心态。
  6. 分析自己决策的深层原因有助于分清什么是事实而什么是偏好。
  7. 不要相信质量低的信息,所谓“小马过河”是也。包括:网上的免费信息,不知道对方能力的信息。同时,社会学发现存在 self fulfilling prophecies,所以可能正是提供负面信息的人那种心态导致了他们的失败。这世上哪里有那么多难事和过不去的坎呢?建立信心很重要,碰到困难可以克服嘛。

心态改变

破除了名校崇拜,更多地看重具体回报:职业机会,社交机会,经济回报,移民可能,等等。当然名校带来的声望从其他地方难以获取,就看值不值了。

破除了学术崇拜。做学术也只是一份职业,不能成为精神寄托。精神寄托需要在生活之外寻找。从职业角度看,高校教师工作轻松自由稳定,社会地位高,体制内还有其他好处。前者对我反而造成很大心理负担,后者我倒是很向往。但是,社会地位高的职业并不仅仅只有教师。

学会认识负面情绪。9月到12月在美国交流,状态非常差。适应新环境的压力(主要是少人交流)加上转行压力,到11月份时情绪低落无法做正事。无法决策的原因很大是和 everyday reality 有关,并不完全是心理因素。所以要及时调整压力改变不适应的生活方式,例如用 meditation 缓解压力,多社交等等。转行当然也是一种,实在耐不住寂寞我也没办法。

对人生有了新的认识。原来不是直路,有很多坑,一不小心就掉进去。有很多方向,很容易迷路,也没有人给你指路。大学以前的人生过得好比百米赛跑,现在则是定向越野了!没有指南针,全靠摸索。这是新的挑战,需要新的方法来解决信息来源、目标确定、获取资源的方式。这方面社会学训练还是有帮助的。

面对失败要意志坚强,接着做下去。有段时间体会到极度失败、万念俱灰的感觉,白天不想起床,看所有讲 loser 的话都觉得在说自己。其实失败更多是种主观心态,需要振作起来,不能沉浸在情绪里。要行动起来继续踏实做想做、该做的事情。

制定目标要从小到大,而且要注重切实可操作的事情,而不是想当然。“想当一个大学者”这种目标就不靠谱,比较好的说法是,“硕士论文引用一百篇较好的文献”,“做40个访谈”。“我想赚大钱”这种目标也无法实现,比较好的说法是,“先了解一个十人小店的运作方式和人员组成”,“向10位不同行业从业者学习盈利方式”,“找到收入较高的工作”,等等。

要有克服困难的魄力。有些事情做起来不愉快,比如回复很棘手的对话,和陌生人讲话,或者拉下面子问人问题。但是为了达到目标,这些事情必须得做,那么就不要拖。

最后,俗事上的成功,个人性格很重要。周围的同学智商都很高,但是性格会决定大大小小的选择和个人命运,比如职业、时间规划,乃至人际交往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2017 计划

职业上

  1. 硕士论文引用文献100篇,访谈做到40个。要回头找素材。写100页,尽快毕业。
  2. 任助教的课,要及时看阅读材料和听课。
  3. 每两周写一篇文章,追求文笔漂亮。在正式文学期刊上发表一篇文章。
  4. 做出下一阶段规划并且2月前开始行动(!)。
  5. 找业余兼职存钱,并顺便了解行业。

生活上

  1. 每周两次锻炼身体。
  2. 每月外出一次爬山/远足等等。
  3. 认识20位不同行业人士,虚心请教,做好笔记。

2017 Feb 4 更新

事件总结

一月哗啦啦飞过!1.2 号回港,找房、写PS、交申请,速度太慢+ writer’s block,一月份大部分时间久花在这里。20多号交完申请,到现在就进入放空状态。写了一篇公众号。勾搭了一位老师和几份兼职。反复听黑豹的专辑,后来是逃跑计划。情绪进入膨胀期。

刚回香港时,生活节奏不错。后期又开始晚睡了,两点睡十点起,不行啊。

锻炼身体的目标没有做到。

论文没怎么动。

认识不同行业人士?认识了一位金融学姐。准备去认识文艺圈人士。大概了解了保险行业门槛。有初中同学是做英语教学,伊话 GRE 托福老师现在很缺。我的分数去教GRE也许可以?

说去认识专业人士(MBA班?)没有做到。应该去听听课才对。拿我的 Skills 去和人家交换。

心得体会

可以做的事情很多,要分清楚优先级。有所取舍。最重要的是时间。港大某CS老师写 How to fail graduate study like an undergraduate – real life is chaotic ambiguous with ever changing goals and requires a different skillset. 搞清楚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本来就是种能力。

When networking, be a fun person to talk with. Learn some artistic skills and have something solid.

多听少说,很多人在计划、实施方面都比我强太多。

下一步计划宏观

  1. 写论文。真的,没那么简单。这事情确实最重要啊。
  2. 职业计划暂定 NLP (emotion) ,我的核心竞争力为 (扎实的)统计学习知识+(可以运行的)编程知识+(尽量多的)业界经验。学习策略为 learn by doing。为了第一点,要多看前沿领域论文、进行数学推导(深度神经网络)并写技术博客。编程知识计划通过写完本科毕设来实现。业界经验,则通过实习和小 project 来完成。
  3. 中文写作能力,又分为三类。艺术创作,需要细节积累、语言浸淫,我常卡住写不出来其实就是肚子里没货。营销文章,同样需要故事和语言,而且要快。我写不出来主要是担心读者反应、拉不下脸,这没有必要。想出名,肯定有人会讨厌你,心理要强大。VC之类,这个暂时没有精力系统搞,只能业余关注。
  4. 个人形象提升。一是祛痘,二是头发整齐、牙齿。三是衣着。四是面部表情、说话方式。

下一步计划微观: 2月计划

  1. 论文写文献综述+方法论部分+分析。60页左右。再补访谈。
  2. Learn Python the hard way 看完。
  3. 统计论文计算部分完成。
  4. 跟上科大老师的课。
  5. 连续写5篇关于食物的文章,每篇2000字,5小时内写完。尽量写一篇正经文章。
  6. 把房间收拾干净。
  7. 去MBA 班听课。
  8. 打听 GRE 老师行情,看有没有时间教。
  9. 找 Tech 和 VC 实习。

2017 Mar 22 更新

三月初忙,本想更新一下子拖到现在。红本日记也没有及时写。这么搞着搞着,不做记录,生活哗啦啦就过去了。前几周还整齐,这周开始作息不规律。需要及时调整,给自己打气!一年分配成十二次短途冲刺,每个月又是四次冲刺,精神就提起来了。

二月到现在的大事记有

  1. 收到了几个硕士录取。两个功课都是野鸡项目,不值一提。扎实的统计项目UCLA 录了,Michigan 至今没有消息。当年本科申请败在数学课上,也许结果会稍好。但都过去了。
  2. 被一位同学发了两次卡。
  3. 交际方面,参加宣讲会若干,投简历若干,无果。其一,宣讲会没有及时 follow-up;其二,编程技术和经验不够。认识商汤某博士,港大EE某博士,港大EE另一位博士,均为机器学习方向。参加 OpenData HK,认识一位quant 和一位 web developer。又接到一份散活儿,做网页爬虫。认识了一位银行研究员,提出有些数据集可搞经济方面论文。
  4. 技术方面:稍稍拣起了C++,下一步需要用来刷题。学了github 以及建站。大概入门 javascript / html/css (two weeks on this),用Python 写了网页爬虫。装上 OpenCV。复习了 ggplot2。
  5. 练习方面,写了几个网页爬虫,分别针对爬取基本HTML/顺着链接爬取HTML/数据库。interactive 数据库的还没搞起来。

尾巴任务

  • 整理帖子:网页爬虫基本方法。数据可视化包。端传媒分析。
  • 整理技术博客+文化博客。随写随记。
  • 关于如何学习的心得 – structural vs task based. How to link 碎片信息。

做得不好的地方

  • 锻炼身体的目标没有做到。
  • 论文没怎么动。

新的计划

  • If you feel good you will also be more productive! Write down your accomplishment everyday and reward yourself to increase self-esteem.
  • 技术活收尾后,下个月要专心写论文。

2017 Mar 31 更新

这两周大事记有

  • 端稿子第一稿;被一鸣学姐催,认识到自己编程能力和任务管理能力都不够。需要练习
  •  JavaScript project 放了一段時間,再看意識到学习结构变清晰了。我为了爬数据不需要学习全部,最重要理解 json + server-side interaction
  • 和王来希陈粤聊天,认识到自己很幼稚。还没长大。需要把情感性方面和工具性方面分开。
  • 和田老师吃饭,和郭雅楠/邓韵雪学姐进行社会学聊天。读 Cheris 论文讲 support group 对ideology 重要性,尤其是现实遇到冲突的时候。社会学穷,但如果有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坚持下去也不太难。去年受到经济挑战,没有support group,因此神志恍惚。其实人都是差不多的,环境造就不同选择罢了。要认清心理上的弱点。
  • 田老师建议,每天写作3小时(真正集中注意力的写!看书不算)。
  • 我最佳的工作时间是上午8点到10点。下周的目标,养成8点到10点写作的习惯。
  • 工作又乱了因为不知道想做什么没有安排好计划。也是一种偷懒吧。
  • 买衫一件,cos 打折

週末需要衝刺!


2017 May 2 更新

四月份大事记有:

  • 人际方面:认识了一位意大利哲学PhD,邮件往来,所以四月上旬心情起伏,总的来说是开心的。Tutorial 亦有一位哲学学生。旧友曹同学来港,和刘牵衣同学畅谈,可惜伊要毕业,而且转战内容战场了。梁同学记者去了 six tone。芝加哥李同学生活似有不幸,并且克服了。B16们都毕业了。
  • 未来职业方面,选校确定UCLA,因为统计扎实比较好。决定还是要读博士,为了 social status,并不是为钱。后来拿到NYU的 AD,需要考虑下。
  • 技术学习方面,上周用 Python 写了个回测,学习 Pandas, Anaconda, iPython 等知识。数据结构方面稍稍捡起,但 debug 和编辑器使用不熟悉。另一个问题是,面对时间紧要学习新知识的情况,如何快速确定知识内容,不走弯路?这方面需要好的老师,太重要了。一定要跟对人。谢宇教授的两位学生前途无量,因为选对了题目,跟对趋势。现在生活规则已经改变了,因为目标不再是确定的,发现目标和到达路径本来就是能力。四月底收到面试通知,所以前十天都在学习SQL,R 数据结构等等。复习了CSS selector 和R 的数据结构,以及如何 set up MySQL。李同学退出 Trumpbot 的项目之后,这个项目似乎要搁浅了。我一直也没有画什么时间在上面,稍稍了解了下 NLP 现在的应用状态。
  • 创作方面,因为认识哲学PhD 写了很多情绪化的片段,无甚可出手。通过某比较文学PhD黄同学认识了一位诗人,写得很好,郁闷一整天。但是需要放下 ego,学习人家的技巧。我目前文字的基本功不扎实,需要多读、多写、多分析。也要及时记录下生活片段,并且通过音乐、绘画等打开思路。重新报了古典吉他班,现在的水平可以听出表现力的丰富了。
  • 娱乐方面,办了台湾签证。准备五月初回趟家,因为妈妈想我了。去听了三场音乐会,分别和刘同学、丁同学,以及一个人。马勒那场很好,有一位年轻作曲家94年,描述香港建筑的 surfaces 非常准确。
  • 工作方面,因为学生考试制作 notes 占去几天。
  • 研究方面,和 Natalie 讨论,再次确认我的思路不搭。她表示,很难理解我这种 linear 的思维。建议我去问 Thomas Wong。

五月计划主要是论文。这两天还需要看 LeCun 的论文并和他联系。如果能找到这个实习,就做实习+论文。六月份如果有可能,需要去上编程课打好算法、数据结构和系统的基础,可能是六月十六号之后的事情了。


May 12 更新

抗压能力还是不够,论文是焦虑最大源头,不顺利,牵扯的负面情绪太多,历史记忆很痛苦,滚雪球一样难以自拔。而且现在优先级排列不清楚了。

这是生活里新的挑战,如何 multi-tasking。本科时reflective power不够没有认识到这一点。如何处理?这个星期先是回家,然后失眠,论文实际进度不怎么样。下午和师姐谈了一下,勉强捡起了之前剩下的稿子。心理关是个大问题,高考和本科就败在这里。内心不够强大。

还有个问题就是,人际交往很难抽离。今天下午和人聊天,晚上对话共计十余人,心神不宁无法做事情。写邮件耗费40分钟。怎么办?需要一点自己的时间。讲完话之后必须很快从情境中退出来。最好还是避免交谈。


May 25 更新

  • 四月补记:教托福口语十堂,比想象的麻烦,TPO加制作课件。有次没有讲好。
  • 哲学PhD episode 冷静下来,伊是个人才,自律、优秀,人也很好。可惜没有缘分,只能像她学习,努力让她看得上。
  • 去单位一天,因为紧张效率很高。然而回学校之后又效率低起来。
  • 准备面试,要学习宏观内容。很累,有几天学得腿软。
  • 和王来希陈粤吃饭,他俩人好,帮我不少,教我人际交往的道理。

在办公室就效率不高,写论文就逃避。好在找到了框架。还是 motivation 不够,没有“事情要做成”的决心,也和正向反馈有关系吧。没有办法,只有努力创造 positive circle …


Jul 4 更新

个人生活:

  • 五月底和某同学突然好上,伊言,“认识了很不一样的你”。维持两星期,性格不合适而分开。导火索是因为嫉妒其和“曾经喜欢过的人”非常亲密地聊天,我的表达有问题,直接提出分手。但是深层次来看,也有 timing、异地、沟通、以及之前的交互模式等等原因。我从来没有认真了解过她,为了追求而追求。伊一开始也不想在一起嘛,我努力争取,才勉强表示可以试三个月。郁闷两星期,骚扰其三次,把关系搞僵了。每次都犯同样的错误,下次如果分开,不要再去主动提复合啦。如其所言,“要走的人是留不住的。”
  • 见CC,说,“感觉和当时完全是不一样的人”。看来开始做事之后,状态好转了。
  • 对自我认知更深一层。一则非常敏感,二则依恋类型很焦虑,三则,想事情很容易空想,没有活在当下。也是来自CC和小朱同学的评价。她们认识我,刚好是在人生低谷。历史记录给了这样的印象。
  • 认识到自己的 ego 非常大,和人谈话经常滔滔不绝。写了个 log,个人生活上要每天记录,每天提高。
  • 认识到,不要 take things personal。因为非常敏感,需要控制情绪。
  • 依恋类型,需要寻找治疗师,慢慢调整。
  • 心态方面,及时行乐的看法值得学习。珍惜时间。但“洒脱放手”,我可能做不到。对感情还是比较认真,但也不要让对方压力太大。
  • 感情方面,excessive love might be a way of control and cure insecurity。小时候父母送去托儿所,据说因为父母地位不高,被老师 neglect,焦虑型依恋可能因此而来。治疗方式,use a “we” perspective…
  • 朋友方面,卢同学默默给了支撑,也劝解。认识了蒋之涵小友,和周艺、妙盈、王雨萌玩的比较多。开始认真了解他人想法,也学到了不少关于自己的东西。哲学PhD说想回去做高中老师。每天要记录,今天是不是认真了解了别人,而不是只顾着自我表达。
  • 我受情绪影响非常大。六月十九号分开,那几天都神志恍惚,无法做事。心绪不宁,也睡不着。最近几天才恢复状态。这还是短期恋情,如果真的是三个月,又是很喜欢的人,分开我肯定会…

职业发展:

  • 五月中开始在一家买方公司实习,编程、策略、做人,都进步不少。生活节奏也正常起来,不再像读研一般抑郁。
  • 五月中,GS学姐给了面试机会,那段时间又碰上论文截稿,特别忙,腿都软了。学到脑子不转,想不起来东西。但面试第一轮就被刷,因为经验不足。然后还写邮件不去,所以事情搞得不好。不过,第一次面试,以后还有机会。
  • 决定去NYU读硕士,并继续申请博士。方向?finance / NLP… 安身立命,还是可以的。没有那种雄心壮志了,是好事吗?
  • 论文进度不好。一直以来都不好。确定了理论框架,但是做事情没有跟上。可能还是拖太久啦。

Jul 23 更新

工作上:

  • 今天和博雅、猴哥聊天,大家全都在做 Machine Learning, NLP, 觉得风向不对,去凑个热闹,但是要保持警醒。博雅提及 domain knowledge 的重要性。
  • 看到NYU 的邮箱,data science 工作还是很热门。专业技能包括 data visualization, Hadoop, etc…
  • 郁学弟工作非常认真,反思自己,motivation 似乎不够。刘晨源道,可能是我俩处境不同。他还想留在香港,而我有其他打算。工作 ethics 需要反思。另,金融界会需要和这样 highly motivated 的人竞争,周末需要工作。要做好准备。
  • 和毕娘娘聊到对工作和生活的掌控力,她答她也做不好。我想差别可能就在细节上,并不是50 和100,而是90 和100. 例如 LYM,生活里的所有事情都认真对待。答应别人的随机的 project 也会做好。而我,有点 flaky. 这可能是她是状元而我不是的原因。
  • Maggie 提及名校的 network 在商界非常重要,留了个心眼。
  • 向 Maggie 提出辞职,因为实习做不完,需要专心写论文。Maggie 话可以理解,毕竟是第一份实习,但是 for future reference,这是破坏合同,show people you can’t be trusted. 最大的教训是,以后做事要一件一件来。血的教训,这次终于要记住了。
  • 论文开始静下心来整理文献,面对压力,慢慢走上正轨了。踏踏实实做事情。
  • 学习内容:VBA比较熟了,quantopian平台,以及 market sentiment, crowded trade 策略。学了些 portfolio allocation theory. 过去一个月看来又没有学到什么干货,心里在想其他事情。Bruce 人很好,看出我心神不宁,帮我罩住了。

生活上:

  • 被卢同学拉黑,说我太过傲慢。反思,确实是我做的不对,对文科有所鄙夷,以及长期以来和她交互的方式,不够尊重。聂添柱同学吃饭,说当初我一见他张口就问 “因果关系怎么解决”,出言不逊。我表示现在进步很多了。社会学两年,确实学会了做人,ego 变小了。心里要有他人,不能光为自己利益考虑。
  • 对自己的认识更深一层。我很敏感,borderline personality disorder 一些症状,常觉得 feelings of emptiness. 因为对自我的认知不确定,所以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所以,职业发展、生活方式、感情上碰到挫折后,很容易怀疑自己,改变方向。根本原因是 unstable sense of self.
  • 感情方面,婚姻观受到极大挑战,过去一个月和所有人讨论这些问题。Z 同学比我看的多,父亲家暴母亲,也打她。不同三观下,说得有道理。和Stella聊天,结婚八年后,会有懈怠,也会喜欢别人。但是,出于责任感,不会选择别人。Z 同学选择及时行乐,害怕分开的痛苦,是有道理的。两个人最后会沦为平淡成为亲情。但是聊骚和约炮我确实不能接受… 同时,中西方感情模式非常不同。中国女性没有自主性,因此强调“负责任”。但是,对方万一不想负责任呢?所以,最好的方法是 mirroring。同时,get someone to commit 和对方的 investment 有关。一味付出,对方压力很大,自己也很难脱身。
  • 自我成长,还是非常单纯,不懂控制自己的感情。厚同学给了很多支持。
  • 感情里要相信伴侣。Fear for abandonment,是没有安全感的原因,可能和之前经历有关,被拒绝太多次了。需要克服这一点。1)提升 self-esteem 2) 想清楚单身的生活。分开是很大概率事件,看开些。人生要活在当下。也要尊重对方,不要强求。
  • 见到小学徐老师,话我还是很单纯。她也很单纯,建议我考证,回国要用。叫我说话要有自信,不要捂着嘴。
  • 开始记性格方面的 daily log,总的来说,还是比较闲,才会有时间考虑这些。
  • 发现自己很需要社交和圈子。去纽约要注意。
  • 不要在背后对别人作出负面评价。

兴趣上:

  • 坚定了要写什么样的文章。对咪蒙、日食记、昌记负食等号不感兴趣了。要写好的东西,不能把读者当傻子,也不要高看自己。
  • 过这阵要报名学唱歌和网球。

Aug 10 2017

学业上:

  • 认真构思论文,发现一年前的梗还在。当年卡在文献综述无法划定范围,如今还是同样的问题。当年卡在访谈不够细致深入,材料不足以支撑论证,现在还是同样的问题。拖延果然是逃避的表现,逃避久了,对自己越加失去信心,自尊心急速下降。延伸到生活各个方面,造成不良后果。
    • 工作上不能及时 deliver,实习不够motivated。失去老板信任,辜负Bruce 指导。
    • 答应朋友的事情没有放在心上,因为没有信心,处事傲慢,负能量多,这一年已经很多人和我指出了。CC,YW,YM,LXT,都是对我很重要的人。少年时期认识的朋友很珍贵,失去一个就少一个。教训太深刻了。

生活上:

  • 实习结束后,作息开始不太规律。睡得晚,导致早上起床困难。一般都9:30左右起。
  • 认识到自己非常不成熟。
    • 情绪控制能力不够。
    • 自我意识太强,很少站在他人角度考虑问题。
    • 对朋友不够慷慨。
    • 更重要的是,认识到做任何事情都有后果。 现在年轻,犯错的成本小。但是,犯错还是有成本的。浪费的时间,不会再回来。错过的人,不会再回来。说出去的话,就像泼出去的水,无法挽回。人生失败了,没有谁可以责怪,我是自己生活唯一的主人和承担者。想想自己要做什么?该担起责任来,认真生活了。

 

Sep 18, 2017

9月3号飞机,到了美国。事件密度一下子变大了,生活也完全改变。

论文方面:

  • 卡在文献综述上很久。思路大概如下:
    • cognition – 之前卡在这里,schema 之类,memory, processing 不知如何下手,总之就是感觉不对。和cultural sociology 有对话但是就是不能 match 到一起。究其原因,应该是我的数据层次不够。偶然在CDS碰到做 cognition 的老师,和他对话一下子就明白了。他说这个 social movement attitude 层次比较高,应该属于 social psychology 的内容。
    • 从Glaeser 的文献出发,直接发邮件去问他,为何没有引用 cultural 的内容。他回答,他的研究是从 social ontology 出发,根本问题是否认 postivism 对于观念测量的假设:当人们态度改变后,还是同一个人吗?不同人的态度,真的可以比较吗?这个的层次还要再高一些,在针对概念本身进行分析。而public opinion research, social psychology 已经忽略了这个问题,在假设概念恒定的基础上进行讨论。
    • Political psychology: 还没来得及仔细看。
    • Sociology of knowledge : 下载几份 syllabus 发现并没有直接相关。
    • Political socialization: 这个,找到一篇课本,可能有相关,可以用上。socialization agents – family, school, peers
    • Social movement: 偶然问了LSE 的吕成,提到 social movement outcome 文献。仔细思考发现还是不对。他们的文献是,社会运动对政治观念的看法。我的问题是,为什么这些人对社会运动有不同看法?

 

作为手段与作为目的

早上醒来突然觉得自己三观有点问题。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单纯用收入和社会地位来评判职业了?当初选择社会学,难道不是出于对学者工作意义的赞同吗?

所以迟迟没有下定决心不读博,也是因为没有完全想明白。好像某天醒来,突然发现自己想要去赚钱,但是不能理解这个陌生的自己。心态的转变,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跨过了那个量变到质变的分水岭。

有一个问题很难回避。如果现在保证我每年能发顶级论文,毕业就能找到牛校教职,不用当博后,不用回国做青椒,我还愿意读博吗?当时转来社会学的原因,现在还成立吗?

当时申请时候的逻辑大概是这样:读统计,绝无可能当大学老师。读社会学,也许还有可能。而我对大学老师的设想,大概就是港大老师那样,收入尚可,地位不错,还能自己写书,当公知博名声。一个prototype是周保松,另一个prototype大概是刘瑜或阎小骏。

现在看来,前两位都不算是学术大家。第三位可能又太过优秀……

我有个性格特点,就是喜欢用极端的方式逃避眼前的困难,例如转行:一行不行,就换一行呗。委培的时候,数学课太难,就干脆转到文科。大一的时候,统计课太难,重心就偏到社会学。大三的时候,社会学分数太差,而且也几乎到了绝境,必须搞搞GPA。于是只好耐心刷题。大四的时候,眼见统计学术没有希望,就转到社会学。

现在,是不是又觉得社会学太难,就想走开呢?

出现了这么多pattern,也反映一些问题。这是条心态浮躁的完美主义者的路径。目标太高,和眼前的苟且不符,就想着换个地方,不想着克服困难。但其实这谈何容易,努力需要积累,换个地方又是重头来过。懒惰又完美主义的问题还在,没有解决,那边一样痛苦。转来社会学本来下了十二分决心,研究生特地做定性项目,因为不熟悉,浪费多少心力和时间。就是为了打好基础,走得更远。如今长征尚未开始就想跑掉,难道就这么怂?

当然也不能太过苛责自己。逃避毕竟也是解决问题的一种方法,学术也未必是最明智的选择。此时就该祭出“不忘初心”的标语了。世上这么多东西,如果任我选择,我究竟想要哪一样?有哪些没有做出的选择,是因为能力不够的逃避?又有哪些没有做出的选择,是因为真的不喜欢?

导师有次说,你不能改变自己的喜好,这是不会变的。我当时不太相信。现在反思,在文科东西里摸爬滚打这些时间,我还是极度厌恶关于方法论的肤浅的讨论,从骨子里不承认叙述方法的价值,对顶级期刊上的方法论讨论,也认为不够精美、正交、简洁。可见理科训练对我毒害颇深。我倒是很喜欢精妙的语言,对人文学者故作玄虚的分析则不太感冒。

回想大学生活,我最自豪的时候,还是克服困难,取得小小成就的时候。其实就是刷题刷GPA的时候……委培时上高代和数分,耗尽了脑子还是不明白。每周二三五上课,所有中途的时间都花在复习预习做作业上。作业不会做,只好去图书馆找习题答案。北大的蓝本高代配有习题集,我必须得看好几次答案才懂,懂了才敢抄上作业本。当时我去听的是个小班,意在培养数学家,班上有两个男生每次都是满分。我拼尽力气,每次也总有几道小题不会。会做的也是抄习题集。一直以来我都在数理方面没有什么天赋,只能靠刷题和记忆。上统计课也是,好在港大的统计课偏应用,其实不难。到多元微积分我脑子就糊涂了,必须啃骨头刷题才行。

哪想到有天转来文科居然被夸“数理基础很好”,真是风水轮流转。当然也不光是我。很久以前看到有MIT的物理博士,转来做“数学社会学”,评论者曰“他们在那边肯定不会是绝顶优秀,机会多多的学生”。然也。其实到了人家的地盘,就要听人家的。吕大乐道,“如果我给你一条建议,就是你不要去做数学社会学”。总得大家都懂才能玩得起来嘛。

但真的转来读研究生后,面临诸多问题让我措手不及。最大的问题还是研究型项目独立性太强,结构性限制和可见的竞争机制缺失,实在是不适合我这样虽然争强好胜,但是骨子里特别懒,性格软弱的人。内在的motivation不够,外在的validation又远水解不了近渴。十年磨一剑,剑还没磨出来,斗志早就磨没了。可见我真的不是坚持自我,能成大事之才。开学的时候八点到办公室,后来到九点,再后来九点半。一个项目做两年,对自己的信心越来越弱,好奇心早已消磨掉了。

事实上,我很想每周工作60,70,80个小时。但是自己对自己下手,怎么也没法逼自己做到。因为做得到和做不到,好像也没有很大差别。试了这么多周,每周都是失望。我也拿自己没办法。缴械投降,找个下手狠的,我不得不做的地方,也许更适合呢?

说到底还是内在激励不够。换到另一个琐碎的职业,如愿以偿地加班了,生活充实了,我肯定还是充满怨恨,因为对做的工作并不认同。但是人家至少赚的钱多啊。

但是对学术又真的认同吗?教育对于我,更多的是手段而非目的。刚进项目的时候就想着“快点发文章”而不是问“怎么写好文章”,为了申请而申请,为了名校而名校。真的有一个题目,让我甘心付出十年时间,冒着毕业后找不着工作的风险,而去研究吗?我没有什么其他想做的事情了吗?

还在怀疑,还在问东问西,就说明没有决定。而我现在确实也没有什么心思做研究了。不是出于兴趣,而是出于功利,就会这样。因为如果真的是为了兴趣,那我现在就该满足了,明明在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既然不满足,也就不要自己骗自己什么崇高什么光荣什么有趣,说明我想要的是其他东西,而单纯的精神乐趣不能让我满足。

何况,做学术很多时候并没有提供精神乐趣啊。访谈的时候是很有趣,阅读也很有趣,绞尽脑汁组织思路,就不那么有趣了,简直是痛苦。

本科的时候,像处在激流里,每天都在焦虑,不知道往那边漂。现在舒服了,又是一潭死水,还是焦虑,因为怕输给别人。想要挣扎,却使不上力气,因为不知道别人是谁,又怎么才能不输。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变成了一个这样软弱的人。怪身边亲近的人是没有用的,人不能依靠他人活着。但我真的希望能到一个更有活力,更有激情的地方去。哪怕功利点,有竞争也是好的。现在的生活,安静得让我害怕。

Self Control

This week is crazy. I spent days dealing with visa issues: preparing trips, booking hotels and tickets, photocopying documents, going to the consulate of Netherlands, being rejected for lack of prior appointment, redesigning trips, another round of hotel and air tickets booking; preparing for US visa, etc.

The irony is I actually liked doing these chores that might be a little less meaningful than creative but exhausting academic work. I enjoyed the moment when I carefully put all the documents in a folder, and being satisfied feeling organised and neat. This is just like writing small things on my to-do-list and then put ticks next to them, which gives me a sense of fulfilment.

But this blog post is on self control. The main motivation for this is I find myself constantly fail to go to bed at the planned time. I spend hours roaming aimlessly on the Internet, watching tv series, reading about other people’s lives. I googled this symptoms, in Chinese they are called 晚睡强迫症. It is another form of procrastination actually, I am delaying sleeping.

This morning when I walked to school I realised that, 堵不如疏. When there is a need, it cannot be repressed or eliminated. It will be good enough to control and discipline the need. So when I think back, sometimes when I am online in late night, I am trying to fulfil the need to socialise. That is why sleep procrastination happens when I am alone and/or during school holidays, because the frequency of socialising decrease compared to normal school days.

To deal with this, I am thinking of reducing distractions. The first major source of distraction is smartphones that makes browsing online incredible easy. To overcome this I am considering getting a non-smart-phone (Nokia?) and only carry this phone when I am alone. That is, when I go back to dorm. When I am in office or at school, I can use smartphone because being in a social situation, the imaginary presence of audience makes it easier to discipline oneself. If I play on my cell for an hour in the office, all my colleagues will know.

The second major distraction is of course, laptop. I have this software called self-control that won’t allow you to go to certain website during a certain amount of time. It has been helpful.

But then the question is, how am I going to lead the need to socialising, the need to being laze to another place? Probably I should reserve sometime each week exclusively for relaxing, in a positive way, say hiking or leisure reading. Or meeting friends. Or better still, to writings.

Hopefully this time my effort to control myself will work better.

Theory week: Metatheories

Alert: This is yet another post on sociological theories that can bore you to death. Worse, the post is mostly about my bluffing about my random “insights”, which means it is probably not well-structured and will remain that way. This is what happens when a romantic pretends to be a scholar, and when you do sociology in a poetic way.

There is no way I cannot finish it today, but I post it anyway simply to keep myself motivated. (Thank you, my imaginary audience!) It will be a thread organised by dates and “how-do-I-feel-today”. If I am lucky, it will also be organised by themes.

// too much rambling already…

Dec 9, 2015
I didn’t coin the term “meta-theories”. It must have be used by someone and read by me in Rizter’s theory textbook. When you use “meta” as a prefix, that usually means an upgrade of analytical levels, or a grouping of individual properties. Then what’s individual becomes collective, unique becomes common.

That at least shows one hidden property of “meta”, that it can only be used on groupable abstract things. You cannot say “meta-apple”, but you can surely say “meta-field” (Bourdieu’s “field of power”). You can also view life as “meta-cells”.

Well I was wrong. Upgrading of analytical levels doesn’t equal to grouping of individual properties. Because grouping might change the structural of analytical levels. That is, they might not be subject to the same methods of analysis… (Stop here to consider the question: what is an analytical level?)

Like in Bourdieu’s field of power is where legitimacies compete for domination, meta-theory would be something about the legitimacy of (classical) theories.

Dec 10, 2015
Principle one: Happy theories are all alike; every unhappy theory is unhappy in its own way.

Theory week: prologue

This is a quick post on two things. First, it starts with a short summary of a historical sketch of sociological theories after 20th century. Second, I will lay out my ambitious plan to skim three theory books this week. This is a long overdue task of mine. Lack of proper theory training, I always felt somewhat missing in the glorious realm of sociology. Sorry to those of my readers that are not so interested in my subject. Well there are only four so…

Summary
The original text is already a sketch, so the summary here is more like an item-list of who-is-who. The author starts with the liberal orientation of early American sociologists, their emphasis on social change and scientific method, and the establishment of (old) Chicago School who connect to religious ideas, scientific method and urban problems. There were also a bunch of female sociologists at that time who, due to gender politics in the discipline, are seldom read today. With the left of Mead and the rise of Parson, Harvard replaced Chicago as the center of US sociology, and American Sociological Review was established to challenge the triumph of American Journal of Sociology. Structural functionalism was on rise. Then it was Marxian theory, largely ignored by sociology from 1930s to 1960s, was rediscovered in the 1960s (possibly of social turbulence in the 60s and the Soviet Union?). Around the same time there was the sociology of knowledge by Mannheim – remember Berger and Luhmann “social construction of reality”?

Since the Mid century structural functionalism began to decline possibly due to its tendency towards conservatism. [This is reputed by Giddens 1979] Arising are radical sociology that wants to challenge the conservative origins of sociological theories (C. Wright Mills), Exchange theory of Homan and Blau that deals with elementary forms of social behaviour, Dramaturgical analysis of Erving Goffman, phenomological sociology of Schutz and ethnomethodology of Garfinkel. Also there are radical paradigms like Marxian theory and Feminist theory. Then there are more recent trends of micro-macro integration, agency-structure integration, and post-modern the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