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圣节的凌晨,从港大地铁站洋洋得意地往上爬,刚站上电梯就看到一个亮黄的身影急吼吼蹿上来。此人唤作Beni,是我旧时在大学舍堂的楼友。香港的大学… Read more...

日常

前几天经历了一场风波。是这样的,因为交流学习的成绩单还未寄到,所以严格意义上我还没有毕业。但硕士项目催着要本科毕业证。赶不上期限,申请可能就得重头来过。

发现这滑稽的事实后,我权衡了一下,还是轻描淡写地告诉了我妈。伊大惊,继而悲愤地说:“你要是不能毕业,待在家里,叫我怎么去跟别人说呢?你快去找个工作吧。”

我也很羞愧。“张华考上了北京大学;李萍进了中等技术学校;我在百货公司当售货员”:故事就… Read more...

日常 红色吐槽

cwings_header

其实我有个呕心沥血的秘密。因了它,每当我在高贵冷艳的餐厅里斯文地嘬着意大利面的时候,都感到灵魂深处彷徨;因了它,每当我目不斜视地走过大排档的灯红酒绿的时候,都感到有如游子归家。这秘密是一位友人率先发现的,当时她轻蔑地指着我说:“她喜欢吃所有的垃圾食品。”我一向自诩清高,这样的揭露让我的世界都崩塌了。

事实是,她是对的。高考后我怀着对M记的热爱来到了香港这个巨无霸套餐只要二十一港币的天堂。在这个人人… Read more...

日常

老于送我这本《送你一颗子弹》,在扉页上礼貌地问:“不知道你是因为刘瑜而喜欢社会学呢,还是因为社会学而喜欢刘瑜? ”我很惶恐,好像在路边摊上吃麻辣烫被熟人看见一样。事实上,我对刘瑜的喜爱和对社会学的喜爱虽然巧合地正相关,但是并无因果关系。用社会学的话讲就是selection bias,正因为刘瑜和我有着某些相似之处,我们才会都对政治产生好奇。也是因为那么些相似之处,我很喜欢刘瑜。

其实说相似是太抬举自己了。我喜欢刘瑜,主要… Read more...

日常

两年前我刚到香港读书的时候,曾在人人和脸书上同时发过一首小诗。结果人人上旁观者众,脸书上却应者寥寥。我有些失落。久而久之,我也就讪讪地不再用脸书了。

现在看来,我不是一个人。据港大社会学系田晓丽教授的研究,在港大陆生对人人网的使用习惯,和香港同学对脸书的使用… Read more...

日常